佛說四十二章經淺釋(二)

宣化上人主講
一九七四年於美國加州三藩市金山聖寺

第四章 善惡並明 第五章 轉重令輕 第六章 忍惡無瞋
第七章 惡還本身 第八章 塵唾自污 第九章 返本會道
第十章 喜施獲福 第十一章 施飯轉勝 第十二章 舉難勸修
第十三章 問道宿命 第十四章 請問善大 第十五章 請問力明
第十六章 捨愛得道 第十七章 明來暗榭 第十八章 念等本空
第十九章 假真並觀 第二十章 推我本空 第二十一章 名聲喪本
第二十二章 財色招苦 第二十三章 妻子甚獄 第二十四章 色欲障道

 

第四章 善惡並明

佛言。眾生以十事為善。亦以十事為惡。何等為十。身三。口四。意三。身三者。殺。盜。淫。口四者。兩舌。惡口。妄言。綺語。意三者。嫉。恚。癡。如是十事。不順聖道。名十惡行。是惡若止。名十善行耳。

第四章說的是善惡無性。你做善、做惡,就好像把手掌反掌這麼容易,隨你自己去做。

「佛言」:佛說,「眾生以十事為善」:有十種是眾生可以做的善事。「亦以十事為惡」:雖然可以做善事,如果你做得不對,就變成惡事了。你做得對了,就是善事;做得不對,就是惡事。「何等為十」:這十種都是什麼呢?「身三」:身有三種。「口四」:口有四種。「意三」:意有三種。

「身三者,殺盜淫」:身的三樣是什麼呢?就是殺、盜、淫。什麼叫殺呢?殺,就是斷絕物命,把眾生的生命給斷絕了,這叫殺。盜,怎麼叫盜呢?就是不予而取,名為盜。這東西,你沒有得到人家許可,就把它拿走了,這就是盜。淫,就是男女交會,男女互相行淫欲的行為,這叫淫。

「口四者」:口四種的事是什麼呢?「兩舌」:並不是一個人生兩個舌頭,他是說兩種話,對張三就說李四;對李四又講張三,就像兩頭蛇。「惡口」:是罵詈、咒咀,就是說人家的壞話。「妄言」:就是打妄語,說出不實在的話。「綺語」:是說一些個沒有意義的話。講這些輕薄、邪知邪見、不正當的話,這都叫綺語。

「意三者」:意有三種,是什麼呢?就是「嫉恚癡」:嫉,是妒忌,就是不願意他好,人家若好了,就生了一種妒忌心。恚,就是瞋恚。驕慢、懷恨、殘忍、暴力,這都是瞋恚。癡,就是愚癡。對事理他分別不清楚,所以叫愚癡。

「如是十事」:像前邊這些事。「不順聖道」:若不遵循聖道,不照著善道去做,「名十惡行」:這叫十種惡行。「是惡若止」:這十種惡若停止了,「名十善行耳」:就是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嫉妒、不瞋恚、不愚癡、不惡口、不兩舌、不綺語、不妄言,這叫十善行耳。

第五章 轉重令輕

佛言。人有眾過。而不自悔。頓息其心。罪來赴身。如水歸海。漸成深廣。若人有過。自解知非。改惡行善。罪自消滅。如病得汗。漸有痊損耳。

這一段文是第五章,勸勉人有過能改,改過自新。你有過若不能改,那過是永遠存在的;你若能改過自新,罪就消滅了,沒有了。

「佛言」:佛又說了,「人有眾過」:這個眾過就包括所有一切的過失,一切的罪過。「而不自悔」:你有什麼罪過,自己若不改悔,還覆諱過失,就是掩藏遮蓋自己的過錯,不教人看見,不教人知道,這叫不知而不自悔,自己不知道懺悔。「頓息其心」:你不知道懺悔,你把改過的心頓然停止了。停止,也就是沒有改過的心。「罪來赴身」:你停止你這改過的心啊,等這罪來到你身上的時候,「如水歸海」:就好像那小水流入大海一樣,「漸成深廣」:漸漸地小過也變成大過了;小罪也變成大罪了;輕的業障也變成重的業障了,所以就漸成深廣。

「若人有過」:假設人有過,彌天大罪,一悔便消。罪業有天那麼大,這叫彌天大罪。你罪業和天一樣地大,若是能懺悔,這罪就消滅了,沒有了。「自解知非」:你要懺悔,自己解開罪業這個結,知道自己的錯誤。「改惡行善」:你改種種的惡行,變成善行,做善事。「罪自消滅」:你若能改過自新,那罪孽就消滅了,就沒有了。「如病得汗」:就像什麼呢?就好像你有病的時候,出了一身汗,那病就好了。「漸有痊損耳」:漸漸地這病就會痊癒了,病就都沒有了。

第六章 忍惡無瞋

佛言。惡人聞善。故來擾亂者。汝自禁息。當無瞋責。彼來惡者。而自惡之。

這是第六章,說明了善能勝惡,惡不能勝善。所以前邊那章教人止惡行善,改過自新。但又恐怕有這種人,他怕自己做善事,有惡人來擾亂,所以佛又說這一章經。

「佛言」:佛說。「惡人聞善,故來擾亂者」:這惡人聽見有善人做善事,他故意來給你麻煩。擾亂就是給你添麻煩,來破壞你做善事。「汝自禁息」:這個時候,你要自己禁息,要很冷靜,很鎮靜的,不要慌,不要nervous(緊張)。

「當無瞋責」:你不要生瞋恨心,也不要責罵他,不要說他不對。「彼來惡者」:那麼這個來擾亂你,破壞你,給你麻煩的人。「而自惡之」:他是給他自己麻煩,破壞他自己,他是和他自己過不去,這就好像什麼呢?就好像有一個明鏡似的,在這明鏡媕Y現出很醜陋的一個相貌,這很醜陋的相貌,是他自己在鏡子堬{出來的,不是鏡子本身是醜陋的。

這就是說惡人怎麼樣壞,也是他自己的,壞他自己;你要是不理他,就沒有事了。你若一理他,怎麼樣啊?你就和他歸夥了,你也變成惡人,和他一個樣子。

第七章 惡還本身

佛言。有人聞吾守道。行大仁慈。故致罵佛。佛默不對。罵止。問曰。子以禮從人。其人不納。禮歸子乎。對曰。歸矣。佛言。今子罵我。我今不納。子自持禍。歸子身矣。猶響應聲。影之隨形。終無免離。慎勿為惡。

這是第七章,證明前邊惡者自惡,是惡他自己,所以佛又舉出一個譬喻來說。

「佛言」:佛說,「有人開吾守道」:有人聽見佛是一個守護修道的人。「行大仁慈」:又修行大仁慈的行門。「故致罵佛」:他故意來到佛的面前罵佛。「佛默不對」:佛聽見他罵,默然不出聲、不講話。「罵止」:等他罵停止了。「問曰」:佛就問他了,「子以禮從人」:說你用禮貌來對待人。「其人不納」:那個人不接受你的禮貌。「禮歸子乎」:濠個禮是不是還回到你自己那兒去呢?還歸到你自己身上嗎?

「對曰,歸矣」:罵佛的這個人說,不錯!是還回來到我這兒。對方若不接受我行這個禮,這個恭敬,我就把它拿回來。

「佛言」:佛又說了,「今子罵我」:子,就是你。你現在來罵我,「我今不納」:我不接受你這個罵。你罵我,我也如如不動;你不罵我,我也沒有一回事,我是不被你這個罵的境界轉,我不納你的,不接受你的。「子自持禍」:你罵我,你是不對的,但是你一定有禍患的。「歸子身矣」:把這禍歸到你自己身上去了。「猶響應聲」:就好像你打一個響,就有個聲。如「影之隨形」:好像身影隨著形似的,這個禍一定是跟著你跑的。「終無免離」:你沒有法子免離你罵我的這個禍。「慎勿為惡」:所以我希望所有的人不要做惡事。

第八章 塵唾自污

佛言。惡人害賢者。猶仰天而唾。唾不至天。還從己墮。逆風揚塵。塵不至彼。還坌己身。賢不可毀。禍必滅己。

第八章的經文,就是佛教人不可以做惡事,不可以害人。你害人就是害自己;你輕慢人,也就是輕慢自己;你對人家不好,也就是對自己不好。

「佛言」:所以佛說,「惡人害賢者」:惡人就是做種種壞事的人,賢者就是賢而有德的人。這沒有道德的惡人,想要害有道德的賢人。「猶仰天而唾」:就好像仰起面,對天吐口水一樣。「唾不至天」:這口水不會到天上。這也就是說惡人想害賢人,是害不了賢人的。「還從己墮」:你這口水還要慢慢落到自己的臉上。你做惡人,害賢人,你雖然用方法來害他,到時候,還是害自己。因為世界上始終是有公理,有真理的,你害人是不行的。

「逆風揚塵」:逆風,就是迎風,你對著風來揚塵。「塵不至彼」:這個塵不會到前邊去,到對面去。「還坌己身」:這塵還是都落回到自己身上來。

「賢不可毀」:賢人是不可毀謗的。「禍必滅己」:你害賢人,將來還是害自己,你給人家禍患,也就是給自己禍患,將來自己是會受果報的。

第九章 返本會道

佛言。博聞愛道。道必難會。守志奉道。其道甚大。

第九章是佛教化修行的人,要聞而思,思而修,修而證。不應單單地就口堸O得,耳媗它簹k,而身不去行,一定要實實在在去做才算。

「佛言」:佛說,「博聞愛道」:什麼叫博聞愛道呢?博就是廣博。好像阿難尊者多聞第一,那也就叫博聞。但是只知道聞,不能隨聞入觀,不能領會其中的道理;就單單憑仗自己強記的這種力量,記憶力好,能把這經文都記住了,但是不相應,不去思索,不去修行,這是沒有用的。愛道,是這修道人以為這道可真是好啊!但他不明白道本來就是自心,沒有離開自心,那麼他就向心外再另外找一個道。雖然有愛道,愛慕這道的心,但是向外馳求,這也是不對的。「道必難會」:你這麼樣子向外馳求,這道你一定不明白,一定遇不著。你遇不著道,你也不會明白道的,因為你越跑越遠嘛!

「守志奉道」:怎麼叫守志呢?守志就是不打妄想,就是不向外馳求,所謂求諸己,不求諸人,求內不求外。求這個內念念要覺悟,念念要明白,念念要趨向菩提心,連名利心也沒有,不求名,也不求利,這就是守志。奉道,什麼叫奉道呢?奉道就是奉持這道。守志奉道,就是常常念念都不離心,念念能體會自己的心源,心的本體,不會向外馳求,不向外邊去找,這就叫奉道。「其道甚大」:你若這樣修行,這道自然會成就得很大的。

第十章 喜施獲福

佛言。睹人施道。助之歡喜。得福甚大。沙門問曰。此福盡乎。佛言。譬如一炬之火。數千百人。各以炬來分取。熟食除冥。此炬如故。福亦如之。

第十章是說明隨喜的功德,自己也有利益,他人也有利益,所以這福也沒有窮盡。

「佛言」:佛說,「睹人施道」:你看見人家做布施。這布施有三種:財施:財施又叫資生施,什麼叫資生施呢?就是資養你生活的這種布施,這種布施就要用財施。財,有內財、外財。內財就是頭、目、腦、髓、皮、血、肉、筋、骨,布施這些,都是內施,屬於身內的。外財是金銀財寶、國城妻子,布施這些,就是外施。你有金子,也可以布施給人;有銀子,布施給人;有一切的財寶,布施給人;你有國家,也可以讓給人;你有城市,可以布施給人;有太太,也可以布施給人;有兒子,也可以布施給人,這是外邊的。內媄銂滿A你的頭,也可以布施給人;目,眼睛;腦,頭媄銂爾ㄓl,也可以布施給人;髓是骨髓,都可以布施給人;皮、血、肉、筋、骨,都可以布施給人。以上是財施。法施:法施就是講戒、定、慧三學,以這種種的法,來布施給人,令人得到種種的利益。

第三、無畏施:這無畏施就是人有了什麼災難,有什麼很恐懼的事情,你能把他恐懼的這種痛苦,給拔除了,這是無畏施。

你看見有人布施,能「助之歡喜」:你若能隨喜和讚歎,「得福甚大」:得福報是很大的,這時候有些愚癡的人說:「哦!我做布施,旁人隨喜就能得那麼大的福報,那我這福報不是沒有了嗎?」因為恐怕有愚癡的人這樣想,所以就設一個問答。

「沙門問曰」:有一個沙門來問。「此福盡乎」:這福會不會沒有了呢?就說本來做布施的這個人,他能有福,但旁人隨喜也得福很大,那他這福還會不會有呢?是不是會被旁人都把這福給搶去了呢?

「佛言」:佛又說了,「譬如一炬之火」:好像有一個燈火,有一個火燭。「數千百人,各以炬來分取」:這兒只有一個火種,有百千個人,都用這個火種,來點火分取。分取就是分取了這個火。「熟食除冥」:熟食,就是用這火來做飯;除冥,用這火來把黑暗除去了。「此炬如故」:那麼原來的火炬,還是像原來一樣,它不會沒有了。「福亦如之」:這福報啊!也像這樣子。這就是說人以布施來修道,修了道,將來會證果。熟食是譬喻,譬如證果。除冥,就是除去業障、報障、煩惱障這三障的惑,除去三障的這種迷惑,這就是除冥。

就是說你有這布施的功德,你會證果,旁人也會證果。你會消除這三障,旁人、其他隨喜的人,也會消除這三障,這功德是誰也不會沒有的。

第十一章 施飯轉勝

佛言。飯惡人百。不如飯一善人。飯善人千。不如飯一持五戒者。飯持五戒者萬。不如飯一須陀洹。飯百萬須陀洹。不如飯一斯陀含。飯千萬斯陀含。不如飯一阿那含。飯一億阿那含。不如飯一阿羅漢。飯十億阿羅漢。不如飯一辟支佛。飯百億辟支佛。不如飯一三世諸佛。飯千億三世諸佛。不如飯一無念無住無修無證之者。

這一段文是本經的第十一章,比較一下福田的勝劣,令人知道供養的勝劣。

「佛言」:所以佛說,「飯惡人百」:你想行布施,前邊雖然是說布施,但是對於布施,你也要知道怎麼樣布施才是重要的。種福田,你若不會種,也不合法,不懂得種福的法,那麼你種了也沒有福。所以說,飯惡人百,你布施飯給一百個惡人,「不如飯一善人」:你還不如布施飯給一個善人那個福田多。為什麼呢?你給一百個惡人飯吃,他們吃飽了飯,也只知道去做惡事,變成他們所做的惡事,都是你幫助的,你是一個幫兇了,你幫助他們做惡,幫助他們做壞事。而你若給一個善人飯吃,布施飯給他吃呢,他吃飽了,他去做好事,他所做的好事,可以說都是你成就他做的好事。所以不如飯一善人。

「飯善人千」:你布施飲食、財寶,這個飯也就包括一切布施的緣在媕Y了。甚至於你布施頭目腦髓,幫助人做善事,你把生命都布施出來了,那麼他做的善事都是你成就他的。你若幫助惡人,你布施生命,那反而造罪了。所以你飯一千個善人,這善人就是不做惡事的善人。「不如飯一持五戒者」:你不如布施給一個持五戒的人這個功德大。

「飯持五戒者萬」:你布施飯給持五戒的這個人,持五戒就是皈依三寶、受持五戒、修十善的這個人。你布施一萬個受五戒的這種人,「不如飯一須陀洹」:你不如供養飯給一個證初果須陀洹的聖人那個功德大。

「飯百萬須陀洹」:你供養百萬個初果須陀洹的聖人。「不如飯一斯陀含」:你不如供養飯給一個二果斯陀含的聖人。因為初果不知道二果的境界,初果是破見惑,二果是破欲界六品的思惑,這前面都已經講過了。所以你供養飯給二果斯陀含,比給那初果須陀洹的功德更大的。

「飯千萬斯陀含」:你供養飯給千萬個斷了欲界六品思惑的二果斯陀含,「不如飯一阿那含」:不如供養飯給一個三果阿那含的聖人。三果阿那含,也就是把欲界九品的思惑全都斷了,才證三果。

「飯一億阿那含」:你供養飯給這一億證三果阿那含的聖人,「不如飯一阿羅漢」:不如供養飯給一個阿羅漢的功德大。

「飯十億阿羅漢」:你供養飯給十億這麼多的阿羅漢,「不如飯一辟支佛」:又不如供養飯給一位辟支佛。辟支佛叫緣覺,阿羅漢叫聲聞。聲聞是聞佛的聲音而悟道。緣覺是在有佛出世時,修十二因緣法而悟道的。在無佛出世時,觀一切萬物幻化無常的這種境界而悟道的,這叫獨覺。所以你飯十億阿羅漢,不如飯一位辟支佛。

「飯百億辟支佛」:供養百億那麼多的辟支佛,「不如飯一三世諸佛」:不如供養一位佛。三世諸佛,過去、現在、未來這三世,無論哪一位佛,你都供養他。

「飯千億三世諸佛」:供養飯給千億三世諸佛,「不如飯一無念無住無修無證之者」:也不如你供養飯給一個無念無住無修無證的聖者。無念,念而無念;無住,住而無住;無修,修而無修;無證,證而無證,這個就都到圓教初地的果位上了,這些無念無住無修無證的聖者,也就是法身大士,他們都能八相成道,百界作佛,都能有這種能力了。

所以我們供養,應該要知道供養的理,知道供養哪一類人有什麼好處,因此我們要親近善知識。你若親近惡知識,就學得邪知邪見;你若親近善知識,就會學得正知正見。你若供養那惡人,就造罪了;你供養善人,就有功德了,所以這是我們要知道的。

第十二章 舉難勸修

佛言。人有二十難。貧窮布施難。豪貴學道難。棄命必死難。得睹佛經難。生值佛世難。忍色忍欲難。見好不求難。被辱不瞋難。有勢不臨難。觸事無心難。廣學博究難。除滅我慢難。不輕未學難。心行平等難。不說是非難。會善知識難。見性學道難。隨化度人難。睹境不動難。善解方便難。

「佛言」:佛又說了,「人有二十難」:所有的人都有二十種難。怎麼叫難呢?難,就是不容易的事情。容易的事情就不難了;不容易的事情就是難,這不容易的事情,就是逆,所謂逆境,是不容易明白、不容易認識的;這個容易就是順,順就是人覺得好受一點。那麼這二十種難,就是人不容易做的。

第一就是「貧窮布施難」:你若有錢,想做布施,那是很容易來做布施的,因為你有。有,用一點也不算個什麼;你若沒有,而能布施,那才是真正的布施。因為你能做到所謂做不到的事情,這事才是真;你做得到的事情才去做,那是人人都可以做的。人人都能做得到的,你去做,那沒有什麼出奇;人人做不到,你能做得到,這就是出乎其類,拔乎其萃,超出一切的人了。出乎其類,拔乎其萃,就是和一般人不同了。

講到貧窮布施難,我們可以說一個公案。在釋迦牟尼佛住世的時候,有這麼一個最貧窮的人,他雖然貧窮,但是他還有個太太,就夫婦倆。可是夫婦倆的生活非常困難,只有那麼一個小破房子住,可是沒有飯吃,沒有衣服穿,窮得這個樣子,只好天天去乞討,到街上去和人要飯吃。要飯吃,這不是很難的一件事,難的是夫婦倆沒有衣服穿,只有一條褲子。兩個人穿一條褲子,你說這一條褲子怎麼穿呢?就只能輪流著穿。怎麼穿呢?譬如今天丈夫出去討飯吃,就穿這條褲子出去討飯,討回來的飯,夫婦分著吃。明天呢,就是太太出去討飯,也穿上這條褲子。在家堛熙o個人就沒有褲子穿,出去討飯的這個人就有褲子穿,要回來的飯,還是兩個人分著吃。這樣子馬馬虎虎的,也就天天這麼維持生活,你看!窮得這樣子,可以說是最窮的人了。

在這時候,有一位辟支佛,前面講過辟支佛有宿命通的,他一觀察:這兩個人在宿世之中不肯做布施,所以今生就這麼窮,窮得要兩個人穿一條褲子。「啊!這回我要度他們去!」這辟支佛就發願要度這兩個人,讓他們有機會種福,於是到這夫婦的門前來化緣。這辟支佛是一個比丘的樣子,站在那個地方,托著缽在化緣,這對夫婦一看,有個和尚來化緣,自己家堣偵礞]沒有,啊!飲食也沒有,衣服也沒有,只有一條褲子,這丈夫就對太太說:「唉!我們都要發一點布施心來求求福。為什麼我們這麼窮呢?就是以前我們不肯布施,所以現在窮得這個樣子,我們應該做個布施。」

太太說:「做布施?我們有什麼可以布施?」

丈夫就說:「我們還有一條褲子啊!可以布施給這出家人。」

太太就發了脾氣,說:「你真是混帳、糊塗!我們就一條褲子,如果布施給比丘,我們連這出去要飯的本錢都沒有了,我們用什麼可以再向人乞食呢?只有這一條褲子輪流著穿,還可以出去討飯;要是把褲子也布施了,我們怎麼出去呢?」

丈夫就勸他太太:「不錯,這是很不容易的,但是我們不管自己的生活,布施褲子給這比丘,我們兩個不出去

,就在這兒餓死算了,還管那麼多幹什麼?你看,那比丘在這兒也不走。」

太太一聽,嘆了一口氣說:「唉!好吧,你歡喜布施,就布施好了!」這夫嫦倆就把這一條褲子,從窗戶遞給這比丘了,這比丘是個證果的辟支佛,他接受這條褲子後,就到釋迦牟尼佛那個地方去,輾轉供養釋迦牟尼佛,說:「這是我方才在一個窮苦人家化來的一條褲子,這條褲子是他全家的財產,可是他都布施給我了。」

釋迦牟尼佛就接受這條褲子。接受之後,就對人說:「這功德是很大的,他家奡N這麼一條褲子,都能布施出來供養這比丘,尤其供養的是個辟支佛,所以能得福無量,將來是有很大的福。」

當時在釋迦牟尼佛這個法會堙A這國家的國王也在這兒,國王一聽,就想:「自己國家有這麼一個窮得連飯也沒得吃,連衣服也沒得穿的人,自己在皇宮埵Y得那麼好,穿得也那麼好,這怎麼能對得住老百姓呢?」於是國王生了大慚愧心,就派人到這窮苦的家庭去送米、送麵、送吃的、送穿的,送了很多。這兩夫婦即刻就得到果報了,才布施一條褲子,現在什麼都有了。他們以後也去見佛,佛就為他們說法,一說法,這兩人即刻就證到初果。

所以說貧窮布施難。你在難的時候,若再能布施,這才是真正有布施心;越難你越能做,這才有價值。好像我們人不能捱罵,若有人罵我們,我們能受,這就是有德行;人也不能捱打,若有人打你,你能接受,能認識:「啊!這是善知識,他能令我消業障,能令我出苦海,這是最難得的善知識。」無論哪一位,境界來了,你們要認識,說你不好的人,那正是你的善知識。不要聽人家讚歎你一聲,就好像小孩子吃糖似的,高興得不得了;人家毀謗一聲,就比吃黃蓮還苦,不要這樣子。

佛說二十難,人生豈止二十難,這難可就多了,難的事情來了,你能把它處理得很容易,那就是明白佛法了。

「豪貴學道難」:豪,富豪,很有錢的;貴,就是尊貴,很有地位,很有勢力的。既有錢又有勢力,當然生活很安定,不像方才說的那對夫婦,只有一條褲子,那麼樣地苦惱。豪貴的人穿的衣服很多,錢也很多可以用,並且有很多高尚的親戚,又有很多有名望的朋友。在這時候,你教他修行用功,出家學道,這是很不容易的。因為什麼呢?他一切一切都滿足,一切一切都覺得很快樂,什麼都很自由。住的房子像皇宮一樣,吃的都是一般人吃不著的最名貴、最有價值的東西,所以你要他修道,這是不容易的。

「棄命必死難」:棄命就是不要命了,但是即使你不要命,也不一定就可以死的。好像有時候人想要自殺,吃安眠藥,吃得少了,他又活過來了,這就是想不要命,卻不一定會死的。如果你想不要命,就一定會死,那就不難囉!

又有一個說法,你這命不要了,當然會死;就算你想要命,用種種方法來保護著,教它一定不死,這也是辦不到的。人人都會死,沒有一個人是永遠長生不老,長生不死的。沒有這種事,所以說棄命必死難。

「得睹佛經難」:你們各位不要以為現在能聽講經,又能看經,覺得很容易,這是不容易的——「無上甚深微妙法,百千萬劫難遭遇,我今見開得受持,願解如來真實義。」你想一想!這佛經是不容易遇著的,況且我們這人身也是不容易得的。今生得著人身,又遇到了佛經,還能聽人講佛經,這是不容易的,這都是無量劫以前你們就種了大善根。

「生值佛世難」:你生在有佛出世的時候,這也不容易。雖然現在佛滅度了,但還有佛法,還可以學佛,還可以修行,這都是很幸運的。

「忍色忍欲難」:這色、欲——男女之情這種愛欲,是不容易忍的。因為一般人平常的情形,都是這種生理,男女要結婚,這都忍不住的。你若能忍得住,能忍色、忍欲,對境界無心,能有忍力,這也是不容易的。你忍來忍去忍不住了,就顛倒了;忍來忍去忍不住,又顛倒了,所以這忍色、忍欲也是不容易的。

「見好不求難」:見到什麼好事,你不去貪求,這也是不容易的。人人都是見著好就貪了,所以見好不貪求,這也是不容易的。

「被辱不瞋難」:好像無緣無故就被人打一頓,無緣無故就被人罵一頓,也不因為有什麼理由,他就來侮辱你一番。侮辱就是對你不客氣,對你很不好,這時候你不瞋恨,心堹鉆釣S有那回事似的,這是不容易的。不容易,你若能做,那就是過來人了,就是過來了。

「有勢不臨難」:有勢,就是有勢力。好像那作官的,他要殺人就殺人,這叫倚勢凌人。人家沒有犯法,他用他的勢力去把人殺了,這叫有勢。臨,就是臨到其他人的身上去。有這種權力,就隨便殺人,這叫有勢臨了。不臨,就是不仗著權力去欺壓人。雖有權力,還是尊重人,不隨便殺人,隨便欺負人,這叫有勢不臨,這也不容易的。雖不容易,但是你若能那樣做,這是最好的。

「觸事無心難」:觸事,你無論遇著什麼事,你要能以無心處之,以無心應付。事情來了,也不要緊,隨緣處理;事情去了,更不要緊。就是事來則應,事去則靜,這叫無心,沒有執著心,沒有妄想心。

「廣學博究難」:廣學,就是廣泛地去學習;博究,是多多地研究,這也是不容易做的事情。

「除滅我慢難」:人人都有一個我慢,你若想要把我慢除滅了它,沒有我慢,這也不容易的。

「不輕未學難」:你們各位先出家的,都要知道這一點,對沒有學佛法的,你不能輕慢他。你若輕慢他,那就叫輕慢未學了。對不懂佛法的人,你應該用種種的方便法門來教化他,不應該輕慢他,不可輕忽他,不可對他很不客氣的。在佛教埵陶o四種的不可忽,佛也常常這麼說。什麼是四種不可忽呢?

(一)火雖小不可忽。就是對於小小的火,你不可以馬虎,不可以隨便,雖然是很小的火,你也要很注意它,因為你一不注意,它就把所有的東西都燒光了。

(二)龍雖小不可忽。龍雖然很小,你也不可以忽略牠,因為龍可小可大,牠有神通變化的。

(三)王子雖小不可忽。王子是國王的太子,雖然他很小,但你不可以忽略他,因為他將來是做皇帝的。

(四)沙門雖小不可忽。沙門雖然小,你也不可以忽略他,因為他將來可以成佛。

因此不輕未學,就是對沒有學過佛法的人,你不可以輕看他,不可以看不起他。所以不輕未學是很難的。

「心行平等難」:你這個心要行慈悲平等是不容易的,但是也要去做。

「不說是非難」:人人多數都歡喜講是講非的,若能不說是非,這是很難的一件事。我有個弟子說,他沒出家以前,就不會講是非。那麼出家以後,在這兒反而學會說了。但是他還覺悟得很快,所以現在相信他又不會講是非了。

「會善知識難」:會,就是遇。你能遇到善知識,這也是不容易的。你看人人學道啊!遇到的多數都是糊里八塗的。善知識他不糊塗,不會教你走到錯路上去。修道的人一定要聽善知識的話;不聽善知識的話,在你還沒有證果之前,就信自己,任自己的性,那是不行的,終究會墮落,終究會招魔障的。所以一定要親近善知識,聽善知識的教化,這是說會善知識難。

「見性學道難」:學道的人不容易明心見性,學道要能明心見性,這也是不容易的一件事。

「隨化度人難」:隨緣隨份來教化眾生,這也是不容易的一件事。

「睹境不動難」:你遇到什麼境界,能不被這境界所轉動,而能轉動境界,這一件事也是不容易的。

「善解方便難」:你能明白什麼是方便法,用它來教化眾生,這也是不容易的一件事。

第十三章 問道宿命

沙門問佛。以何因緣。得知宿命。會其至道。佛言。淨心守志。可會至道。譬如磨鐃。垢去明存。斷欲無求。當得宿命。

第十三章是說人怎麼樣能得知宿命,佛告訴我們怎麼樣得宿命呢?就要會道,會道就是明白道。

「沙門問佛」:有個沙門來請問於佛。「以何因緣,得知宿命」:什麼因緣,怎麼樣修行,修什麼法門,才能知道宿命通?「會其至道」:就明白真正的道理了。

「佛言」:佛就告訴他了。「淨心守志」:你要清淨其心,要守志,守著你這堅固的志願。你發什麼願,你就要守著。你不可以才發了願,過了幾天自己又不算了,又說我把這個願撤回來,這是不可以的,這就不是守志了。你若能淨心守志,把心堛熄繚t,心堛漲k想,心堛熙g瞋癡都去了,守住自己這個志願。「可會至道」:自然就會明白真正的道。真正最高的那個道,好像什麼呢?現在舉出一個譬喻來告訴你。

「譬如磨鏡」:就好像磨鏡子一樣。「垢去明存」:塵垢去了,沒有了,那明就現出來了。現出來的明,就是

宿命通。「斷欲無求」:你把欲念斷了,無所求了,到無所求處,什麼也不求了。「當得宿命」:能這樣子,你就會得到宿命通。所以我們人修道,一定要沒有一切雜念,沒有妄想。你要是能沒有妄想,沒有雜念,你修什麼法門,都很快會成功的。你若盡有一些妄想、雜念、貪瞋癡,在肚子媕Y裝滿了,那當然你修什麼法門也不相應了。所以我們學佛法的人,修行的人,一定要先斷欲去愛,把這欲念先斷了它。再無求,什麼也不求了。你有所求就是苦,無論求什麼,求不到,就有個求不得苦。所以這一點是我們各位要注意的。

修行修什麼?修行就是把我們的妄想修沒有了,欲念修沒有了,這就是有功夫了。你把你這些嫉妒、障礙、貪瞋癡,都打掃乾淨了,就會得到宿命通。

第十四章 請問善大

沙門問佛。何者為善。何者最大。佛言,行道守真者善。志與道合者大。

第十四章是說明善,沒有什麼能比得過真正的修行,這是最善的。大,就是證得真實的理,這是最大的。

「沙門問佛」:有一位沙門就請問佛。「何者為善」:什麼是最好的事情呢?是應該做的事情呢?「何者最大」:什麼事情是最偉大的,最要緊的?是最應該做的呢?

「佛言」:佛答覆他的問題,就說,「行道守真者善」:你能修行真正的佛法,這就是最好的,不要修旁門外道。什麼是真正的佛法呢?就是不自私,大公無私,忘人無我的。不要有一個自己,要沒有自私心,沒有自利心,一舉一動都是行菩薩道,利益眾生。

自己明白了,也想教他人明白;自己得到利益,也願意其他人得到利益,不是自私自利的。能這樣子,這是最善的。行道守真是守真理,不要守虛妄、不實在的那種法。修行要明白真理;不明白真理,那就不是守真,能守真這才是最好的。

「志與道合者大」:你的志願和你所修行的道合而為一,你能證果,得聖人果,或者證阿羅漢果,或者行菩薩道,這都是最大的。

第十五章 請問力明

沙門問佛。何者多力。何者最明。佛言。忍辱多力。不懷惡故。兼加安健。忍者無惡。必為人尊。心垢滅盡。淨無瑕穢。是為最明。未有天地。逮於今日。十方所有。無有不見。無有不知。無有不聞。得一切智。可謂明矣。

第十五章告訴人忍辱的力量是最大的,能滅一切的垢,明白得也遠。

「沙門問佛」:又有一位沙門請問於佛。「何者多力」:什麼事情是最多,力量最大的呢?「何者最明」:什麼事情是最明瞭呢?最有智慧呢?

「佛言」:佛答覆這問題,就說了,「忍辱多力」:若能忍辱,你那力量就大;若不忍辱,就沒有力量,你忍辱的這種力量,是沒有窮盡的。為什麼它這力量大呢?因為「不懷惡故」:它就是一種善的力量,沒有惡的力量在媕Y,完全是善的,不懷惡故。因為你是善的,這力量就沒有窮盡。

所謂柔能克剛,軟的能克硬的;弱能勝強,軟弱的能把剛強的勝了。我常跟大家講,牙為什麼會掉呢?就因為它硬;舌頭為什麼不掉呢?就因為它軟。你就算活到幾百歲,碰見的人都是掉牙的,沒有人掉舌頭的。舌頭就因為它軟,能忍辱,所以忍辱的力量最大。「兼加安健」:又兼上它還平安、健康、健全。

「忍者無惡」:能忍耐的人,一定不會做惡的。「必為人尊」:你不做惡,一定會得到人的尊敬。「心垢滅盡」:你心堛漲菬p自利、貪瞋癡,種種染污的念頭,那些欲心,要是把它滅盡了,就「淨無瑕穢」:你清淨得一點毛病也沒有,一點瑕疵也沒有,一點染污的心也沒有,就只是清淨心。「是為最明」:你若能把心堛熄繚t去盡了,這才是最光明的,最有智慧的。

「未有天地」:在沒有天地以前,「逮到今日」:到現在。「十方所有」:就是從無始以來,十方所有的,「無有不見」:沒有看不見的。「無有不知」:也沒有不知道的,就是從無始劫到現在,所有的事情都知道。「無有不聞」:也沒有一件事情沒有聽過。「得一切智」:為什麼能這樣子呢?就因為你得到一切智。「可謂明矣」:這才算是真正明白,真正明瞭,真正有智慧了。

第十六章 捨愛得道

佛言。人懷愛欲。不見道者。譬如澄水。致手攪之。眾人共臨。無有睹其影者。人以愛欲交錯。心中濁興。故不見道。汝等沙門。當捨愛欲。愛欲垢盡。道可見矣。

第十六章說明了我們一般人的心,心水本來是澄清的,但你要是把它攪渾了,就不澄清了。澄清是什麼呢?就是道。不澄清呢?就是愛欲。這愛欲障著我們不明心見性,障著我們不能見道,就是不能證果。證得初果就是見道位,也就是見道了。

「佛言」:佛說,「人懷愛欲」:這個法為西方人講,是很講不通的,西方人無論什麼都講愛、講欲。尤其是天主教、耶穌教——主啊!愛我,我啊!愛主。和主搞成戀愛,這就像男女戀愛似的。天主教、耶穌教,那修女說是和主married(和主結婚了),這真是根本就不懂得道。人懷愛欲,人所懷抱著,心堜疰h念的就是愛和欲,什麼都講愛,什麼都講欲。「不見道者」:你修道不明白道,一邊修,就一邊丟;一邊教你沒有愛欲,你這邊愛欲就更多一點。

「譬如澄水」:你有愛欲來襲不見道,就譬如什麼呢?譬如那澄清的水,「致手攪之」:用手把這澄清的水攪渾了它,因為這水埵酗@些沙泥,有一些微塵在媕Y。你若沒有微塵,你攪它,它也不會渾的。這微塵是什麼呢?就是愛欲。這愛欲就像水堛熒L塵似的;生這個愛欲心,就譬如你用手來攪。「眾人共臨」:所有的人,都來到這水的旁邊,共臨於水,就是站在水的旁邊。「無有睹其影者」:誰也看不見這水埵釵菑v的影子,為什麼呢?就因為你攪渾了嘛!為什麼你不見道呢?也就因為你這愛欲渾了嘛!

「人以愛欲交錯」:人啊,一天到晚想這個愛,想這個欲,想這種不乾淨的東西。交錯,就是想來想去都是這個東西。「心中濁興」:在你心媕Y,智慧水渾了,沒有智慧了,這是濁興起了。「故不見道」:所以你就不明白道,修道修來修去,也不證果,也不見道,為什麼呢?就因為你有愛欲心;你若沒有愛欲心,很快就會見道了。

所以佛說「汝等沙門」:這汝等沙門,連我們現在這些比丘、比丘尼都包括在內呢!「當捨愛欲」:都應該把這個愛和欲捨了它,這捨愛欲,不是說:「噢!我很討厭的,我見到女人就發脾氣,趕她走。」不是那樣子。那要怎麼樣呢?要見如不見,聞如不聞,也不需要討厭她,但是也不動心,不動念頭。當捨愛欲,「捨」就是布施出去了,好像你布施錢給人,你已經布施了,自己就不能再有了,所以要把它捨了。捨給誰吃?捨給你爸爸,捨給你媽媽。「愛欲垢盡」.愛和欲念這種邋遢污濁的垢若是沒有了,「道可見矣」:你所修的道,就可以見道了,就可以證果了。

第十七章 明來暗榭

佛言。夫見道者。譬如持炬。入冥室中。其冥即滅。而明獨存。學道見諦。無明即滅。而明常存矣。

第十七章是顯出無明是沒有體性的,因為沒有體性,所以它一滅就滅了,你一見道,無明就會滅了。

「佛言」:所以佛說「夫見道者」:所說見道的這個人。「譬如持炬」:就好像有一個人拿著一把火炬一樣。「入冥室中」:到這黑暗的房子媄銗h。「其冥即滅」:這黑暗即刻就沒有了。「而明獨存」:而這光明就存在了,因為你有火炬。這火炬就是人的智慧,言其你有智慧就能破這無明。無明就是這一個黑暗的房子,你若有了智慧,這黑暗的房子也會變成光明了,所以說而明獨存。

「學道見諦」:學道能見到真理的這種人。「無明即滅」:你那無明即刻就沒有了。「而明常存矣」:無明既然滅了,智慧就會常常存在的。

第十八章 念等本空

佛言。吾法念無念念,行無行行。言無言言。修無修修。會者近爾。迷者遠乎。言語道斷。非物所拘。差之毫釐。失之須臾。

第十八章說明了念、修行和有無這種的關係。

「佛言,吾法念無念念」:佛說,我這個佛法,在念上就是要沒有一個念,連沒有念的這個念,都沒有的,所以叫念無念念。「行無行行」:在我這法媕Y,修行也是用的無功用道,修行也不要有執著,要和沒有修行是一樣的,連那沒有修行的那個行字,都不要存在的。

「言無言言」:言就是所說的這個語言,也不要執著這語言,把沒有執著語言的那種意思、那種念,也都沒有了。「修無修修」:修的時候也是修的無功用道,修而無修,證而無證。就是修道,也沒有一個修道那個修的思想,這些都要沒有的,這就是沒有一切執著,把一切執著都空了,連那個空都要空了它。

「會者近爾」:你若會得,會得就是明白了,你若明白這個道理的話,就與道相近了。近爾,就是相近了,不會遠了。「迷者遠乎」:你要是不明白,你迷昧這個道理,就離道很遠了。那麼道究竟是什麼樣子?我告訴你們,這是「言語道斷」:說也說不出來,想也想不到,言語道斷,說不出來這個妙處,所謂「言語道斷,心行處滅」,心所要想的也沒有了,一切一切都空了。「非物所拘」:不被物所拘住了,因為物也是真如的本體。這時候你若能會得這種的境界,所有的山河大地、森羅萬象,都是真如的本體,所以就不為物所拘了。「差之毫釐」:這修行方法你若差了一絲、一毫、一釐那麼多,就「失之須臾」:在很快、很短的時間內就丟了,就找不著了。所以要自己把這種執著破了,就能得到這種境界。

第十九章 假真並觀

佛言。觀天地,念非常。觀世界。念非常。觀靈覺。即菩提。如是知識。得道疾矣。

第十九章是佛教人觀「一切唯心造」這種道理,要把虛妄的去了,存這實在的。天覆著我們,在上邊;地載著我們,在下邊,對凡夫來講,這都是常住的、不壞的。可是這並不是常住不壞的,它也是有這種新陳代謝,它不是常的。

「佛言」:所以佛說,「觀天地」:你觀察這天地。「念非常」:你看天地有寒暑,寒來暑往,春夏秋冬的這種情形。地就有山,又有河,也是互相遷變,不是一定的。所以這都是生滅法,不是心媕Y的這種不生滅法,所以說念非常,這不是一種常的。

「觀世界」:這個世,是以遷流為義,就是遷變的,不是常的;界是以方位為義,它們也都是生滅的,也都不是常住不壞的,都是不常的,所以說「念非常」。「觀靈覺」:你觀自己這靈明覺性,「即菩提」:這就是一個菩提性。

「如是知識」:你能像這樣子去研究,這樣子來認識,這樣地知道它,「得道疾矣」:你很快就會得道了。因為你明白這理了,你就會得這個道;你不明理,所以就不得道。

第二十章 推我本空

佛言。當念身中四大。各自有名。都無我者。我既都無。其如幻耳。

第二十章指示人用這四大來觀身,知道這身體如幻如化,是虛妄不實的。

「佛言」:所以佛說,「當念身中四大」:我們人應該想一想,想我們身中這四大,我們這個身體是四大和合

而成的,四大就是地、水、火、風。我們身中這堅硬的,就屬於地大;這溼潤的,就是水大;溫暖的,這屬於火大;出入呼吸和這動的,是屬於風大。

「各自有名」:這四大各自有名,每一大有每一大它自己的名字,都各自有名。「都無我者」:也沒有哪一個地方叫做「我」,你說這全身,你來數——頭有頭的名字,腳有腳的名字,眼有眼的名字,耳有耳的名字,鼻有鼻的名字,舌有舌的名字,口有口的名字,從頭到腳,各有其名。所有的地方都各有其名,你說哪一個地方是有一個我?哪一個地方叫一個我?沒有一個地方叫做我!那麼,既然沒有一個地方叫做我,為什麼要執著這個我?為什麼要杷這個我看得那麼重?所以這整個身體也沒有一個我的名字,都無我者。

「我既都無」:我都沒有了。我既然沒有了,「其如幻耳」:所以這身體是如幻如化的,沒有真實的,無論能觀、所觀,都是虛妄的,都是幻化的。若能明白這是如幻如化,你就能明白空、假、中的道理,空觀、假觀、中觀的這種道理。你能明白這道理了,那你就知道這個身體是虛妄不實的。

第二十一章 名聲喪本

佛言。人隨情欲。求於聲名。聲名顯著。身已故矣。貪世常名。而不學道。枉功勞形。譬如燒香。雖人聞香。香之燼矣。危身之火。而在其後。

第二十一章是教人明白好求聲名的人,不單是沒有益處,而且有害處。

「佛言」:所以佛說,「人隨情欲」:人順著他自己的情和欲,「求於聲名」:去追求聲名,就是去追求一個好名譽。「聲名顯著」:等聲名成功了,這時候,「身已故矣」:這身也就快死了。你聲名成功了,也就老了;老了就快死了,所以啊,沒有什麼大意思!

「貪世常名」:貪求世界上這一個普通的、尋常的名譽,也就是平常的名譽。「而不學道」:你不去修習道果,「枉功勞形」:這就枉用了功,勞苦了身形。「譬如燒香」:譬如你點著一塊香,「雖人聞香」:雖然這人聞著有一股香氣,「香之燼矣」:可是那個香燒完了的時候,「危身之火」:那火燼啊,或者就會著大了,把身就燒死了。所以說危身之火,「而在其後」:很危險的事情在這後邊就會發生的。

第二十二章 財色招苦

佛言。財色於人。人之不捨。譬如刀刃有蜜。不足一餐之美。小兒舐之。則有割舌之患。

第二十二章是指示明白財色這兩個字,它的滋味少,可是傷害很多。所以有智慧的人,不要像小孩子那樣無知識,貪這甜味。

「佛言,財色於人」:這世間一個財,一個色,這兩種把很多修道的人都給害了。修道的人放不下財,就貪財;放不下色,就貪色。你貪財好色,那道業絕對不會成就的,所以說,財色於人,「今之不捨」:人人都捨不了這個財和色。好像什麼呢?這媮|出一個譬喻來,就「譬如刀刃有蜜」:那刀刃上有一點點的蜜糖。「不足一餐之美」:不夠吃飽一餐的這種美好味道。「小兒舐之」:這個小兒看見那刀刃上有糖,這糖就是指這個財色。無知的人貪這財色,就好像貪刀刃上的蜜似的,「則有割舌之患」:就有把舌頭割斷了這種的危險。所以我們人對於財色,一定要把它看破放下,才能得到自在。

第二十三章 妻子甚獄

佛言。人繫於妻子舍宅。甚於牢獄。牢獄有散釋之期。妻子無遠離之念。情愛於色。豈憚驅馳。雖有虎口之患。心存甘伏。投泥自溺。故曰凡夫。透得此門。出塵羅漢。

第二十三章這說明了人的妻、子和房子,把人都埋葬在媄鉹F。這種的埋葬比牢獄還厲害,所以人應該遠離這種東西,應該知道它的厲害。

「佛言」:所以佛說,「人繫於妻子」:人被妻、子綁住了。繫於妻、子,就是被他們綁住。「舍宅」:這房子也都把人綁住了。所以說,在家人有這三大件在身上,天天都披枷戴鎖的。

這個「枷」是家庭的「家」,有家庭就像戴枷似的。枷是木頭做的,把它戴到頭上這麼鎖上,你沒有法子拿得下來,這就叫枷。戴枷,是犯罪了就戴這個枷。那麼有了這個家,就被枷住了。好像我們有一些居士有家,行動就不自由,想到天上去,也去不了;想到地下去,也去不了,就在家媝E住了,這就是繫於妻子,做什麼都不方便。有小孩子,這叫「手捧子」,手上戴著那個刑具,行動也不方便,這叫手捧子。有父母,就像鐐上戴那個腳鐐子,這是三大件,有家庭的人都有這些,所以這叫繫於妻子。這繫就是被它綁上了,被妻子綁上了,被舍宅綁上了,就是有個房子也放不下,這也是被綁上了。「甚於牢獄」:這種妻、子和房子也就是人生的一個牢獄。

「牢獄有散釋之期」:坐牢還有坐完了的時候。「妻子無遠離之念」:對妻子呢,無遠離之念,就不想遠離,你就算想離開,也不是真的。好像人說:「要出家!要出家!」要出家就出了嘛!講它幹什麼?這就是因為沒有遠離之念,所以就這麼唱唱歌而已。

「情愛於色」:對這個情、愛和女色,「豈憚驅馳」:不怕被它所驅馳,不怕被情愛和色來支配,所以說豈憚驅馳。「雖有虎口之患」:雖然就好像在老虎的口堣@樣,但是「心存甘伏」:心媢蟡i被老虎吃了,也願意的。

「投泥自溺」:就好像投到泥媕Y,自己把自己淹住了,淹上了,「故曰凡夫」:所以才叫做凡夫。「透得此門」:你若過得去這個門,什麼門呢?就是情欲、情愛和色這個門,與妻、子、房舍這個門。你若能透過去,那就是過關了。「出塵羅漢」:這就是一個出塵的阿羅漢,或者可以說是一個要證果的聖人。

第二十四章 色欲障道

佛言。愛欲莫甚於色。色之為欲。其大無外。賴有一矣。若使二同。普天之人。無能為道者矣。

第二十四章講的是淫欲心,淫欲心若是斷了,一定會證果,證得阿羅漢果。可惜這是不容易斷的,所有的眾生都有這種毛病。所以在《楞嚴經》上說「淫心不除,塵不可出。」欲心若是不除去,你就不能證得阿羅漢果。

「佛言」:佛說,「愛欲莫甚於色」:所謂愛欲,這個情愛和色欲也就是淫欲心,莫甚於女色。「色之為欲」:色這種的情欲,你說怎麼樣啊?「其大無外」:它這種大法,再沒有比這更大的了,沒有可以超出這情欲再大的範圍了。「賴有一矣」:幸虧色欲只有一個,「若使二同」:假若再有一個這麼厲害的東西,再有一個和它一樣的,「普天之人」:普天下所有的眾生。「無能為道者矣」:誰也不能修道了。就是說只有一個都這麼厲害了;要是有兩個,一時間就會把人都給吃了,沒有人再可以修道了。還可以這麼講,這個色也可以說是女的被女色所迷,男的被男色所迷。男、女都有同性戀,男的和男的同性戀,女的和女的同性戀、這都叫被愛欲所迷。

 

 

 

 

 

法源法園法緣法圓法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