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yce 的老母親高齡100,於加州2018-01-03 午時蒙地藏菩薩滿願護祐、阿彌陀佛接引往生極樂淨土矣。

日期: 2018年1月5日 GMT-84時01分52秒
台北時間1/3號清晨看到2:31時Joyce 傳來的訊息:

想請問老師上次上課提到有人把母親送去醫院,結果被強迫送往養老院是什麼狀況?我媽現在不吃東西,我不知道該不該送她去醫院、也不能等死啊!

曾回覆:這會才看到你訊息,知道你著急先簡單回覆,先不說啥以前的什麼狀況,最好先問問令堂的意思,是否願意進醫院看看有沒有什麼引發此症狀?
若是老人家不願意去醫院,你們也知道怎麼面對情況處理方法,就別太勉強......。

她不願去醫院,可是我姊還希望她多活,所以要送她去醫院。現在我大兒子和姊姊做決定。因為我在女兒家,她在醫院待產。我小兒子在家上班,陪我照顧小孫。

回訊息後就祈願:老人家情況如何尚未確知,祈請地藏菩薩安排別讓老人家受苦。。。。

於台北時間1/5號中午12:00(加州時間1/4號晚上8點)接到Joyce來訊息如下:

P-01
母親生病時曾夢見地藏王菩?問我希望母親活多久?我說:人不是可以活百歲嗎?那就一百歲好了。2018年一月三日,母親才剛開始百歲就於當日離世。

早課時,我會為母親祈求能夠在家中床上安祥的為阿彌陀佛接引到阿彌陀佛淨土,母親1-3 中午離世,舊金山法鼓山道埸住持常惺法師為母親蓋上往生被並且與助念團及家人子孫為母親誦「南無阿彌陀佛」二小時。當時房間屋頂上的燈突然放很大的亮光,然後在助唸二小時中,一收一放大亮光二小時,沒有人知道為什麼。二小時後又恢復正常。

在家人不斷誦「地藏經」「悉曇文地藏王菩薩滅定業真言及往生咒」, 「阿彌陀佛經」,「心經」,「南無阿彌陀佛」12小時後,當葬儀社來接母親大體離開時,我們要求往生被及「南無阿彌陀佛」唸佛機不離身。母親面帶微笑,安祥平靜,顏面白皙沒有皺紋。我覺得她已經去西方極樂世界淨土了。死者安,生者才安,對我們來說確實如此。

其實母親在過去四年危機好幾次,我在旁唸「地藏經」「阿彌陀佛經」,「藥師經」給她聽,也總能轉危為安。這次在她不能進食時,我卻因為女兒待產有些狀況在醫院,而我要幫忙在家顧外孫而不能探視母親,同時我夢見母親在黃土路上獨行,我在後面叫她「媽,等我,我陪妳走」,她沒有回頭。

我後來想:她的時間到了,我即使想陪她,卻有一種業力把我擋住。
母親過世前幾天,有一位美國朋友來女兒家,她提到她如何在父母過世前安排一些事,所以我已經聯絡好安寧組織。母親的孫子學校還沒開學,另一孫子住附近,所以在她過去前二天他們都在身旁陪伴。我女兒1月2 號提早七天生下孩子,我母親1月3 號過逝,剛好錯開,好像一切事,菩薩都替她做了安排。。

P-02
我另外寫了一篇我上次開手術的經歷給學生,也傳給老師過目(已徵詢同意後轉與大家先看)台北1/5.17:08

P-03
生死之間-1: 有時候,我對一些未發生的事情會有預感。因為我愛開玩笑,就常把這些未卜先知的事當作笑話來講。2012年十月,我和女兒去洛杉磯西來寺(佛光山美國道埸),臨走時我把身上僅剩下的美金十元放進奉獻箱,然後對我女兒開玩笑似的說:「我身上沒有錢了,妳要照顧我」。回去女兒住處的路上,我就開始兩頰酸得很厲害。(女兒住處距洛杉磯開車要六個小時)。第二天早上,我就心臟病發作。後來女兒就一直照顧我。(我先生在外地工作,兒子們在外州)她說:「妳為什麼要在廟堥獐侄﹛H」我說:「我只是開玩笑,誰知道會真的變成妳要照顧我?」後來我才明白,有護法菩薩給我訊息,我至少應該尊重它。其實我在當年四月與佛友拜訪大陸廟宇及送銅做悉曇文「一切如來心秘密全身舍利保篋印陀羅尼」舍利塔時就發作過一次,當時我們住在廟堙A朋友還特別去向住持稟報,給我藥吃。我當時還覺得朋友好笑。她說她當時急了,也管不了迷信不迷信。我回美國後去看醫生,並未發現我有問題。

P-04
生死之間-2:當晚我女兒睡在我身旁,女兒不斷的推醒我,問我好一點沒有?我睡得很熟被她吵醒,才覺得臉頰酸並沒有消失,然後我覺得背後出冷汗,心知不妙。我知道我大概只有15分鐘可活,我不想死在她租的公寓給大家帶來麻煩。女兒叫了救護車。急救人員來時,我還自己下樓。他們認為我是感冒,我女兒堅持我是心臟病。在救護車上我就什麼都不想了。只是很平靜的心中默唸「地藏菩薩滅定業真言」。

然後地藏菩薩及觀音菩薩同時出現眼前(我每日早課都有拜這二尊菩薩),當時風很大,我還看見觀音菩薩的衣角在飄動。我和菩薩說「如果我的命就到此為止,就請帶我走,如果我還有命,就請救我」。我就改唸「六字大明咒」,因為比較短,同時一直有持此咒,已經是在八識田中,不需費力用心。
因為是清晨,而且該城市人少,救護車到醫院時,醫生已經到了,急救室也已準備好。醫生還沒有為我做支架前,我心跳已經停止,醫生用電擊救回我,做完第一個支架時,心跳又停止,又用電擊救回。因為我是二條大動脈都98%阻塞。在同時,我看到自己身處在一道像圓筒狀淡藍綠色,像霧的光中,圓頂端是白色柔和的光。我像嬰兒般,雙肘微彎曲,緩緩往那白光轉上去,我覺得周邊比平常溫度暖,有一種不舒服的感覺,茫然的,不知要去那裡?突然我掉下來了,我感覺周遭的溫度是我熟悉的,我聽到手術工具的聲音。

不久我聽到醫生對我說:「我是妳的手術醫生,妳現在在醫院,妳如果聽到就點頭」。
護士說我是非常非常的幸運還活著。在醫院觀察其間,我夢見過逝的親朋,我甚至夢見楊台英老師(我最後一次與她聯繫時,得知她得乳癌),兩人相見,非常高興。我夢見我過逝的公公對我說:「我知道妳要來,特別給妳帶路」。但是他帶我走一條陰暗的小路,我看到另一處有大路,我跟他說:「我走大路好了。」

在女兒家休養,等醫院安排復健時,到了晚上,我就會夢到好多人帶我去吃,去玩,好開心,分不出白天是真、還是夢境是真。有一晚睡前,我對女兒說:「我要出去玩了」。我女兒說:「媽!妳別嚇我!」於是我對那些人說我要回家了,不和你們玩了,有一個人還送我去火車站。後來不知道為什麼就不夢了。

P-05
生死之間-3
被急救回來,8個月後,由於太多處血管阻塞,必須做心血管繞管手術。就是割開胸椎骨,把心臟和肺暫時接上機器,由器運作,同時由兩雙大腿各取出血管,接上心血管阻塞處,讓血液繞道而行。當我聽到醫生描述手術的情況時,我突然想起38年前,教學生時物解剖青蛙的步驟,居然是一樣的。我完全忘了這件事。教生物時,覺得科學就是要實証,也沒想到青蛙的命也是命。我想起每次拜地藏懺。
我想起每次拜「地藏懺」時,我總覺得我沒有什麼好懺悔的,其實是大錯。不管是過去世,今世,你不可能什麼事都做對,起心動念時,也一定有過不好的念頭。只是我們忘記了,或者根本不知道是錯的,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在無心中傷害過人或其他生物。


生死之間-4
當我心跳停止時,我看到自己在一道光中,但是光之外是無盡的黑暗,像是在黑暗中的銀河系,沒有東西可以讓我抓住,它是無盡的虛空。我不知道我要去那裡?我稍微康復後就一直想這個問題。雖然學習佛法多年,只是從來沒有發願要去那一位佛的凈土。後來決定修「觀音法門」,因為覺得在我這一生中「觀音菩?」一直在照顧我,而且「觀音法門」的佛號,咒語,經,懺我都熟悉。我相信觀音菩薩會感應到我的心願。

P-06
生死之間-5
心血管繞管手術安排在清晨,隱蔽在樹林中的醫院,清晨四點半仍是一片漆黑。長長的大廳走廊空無一人。清洗消毒身體後,等待開刀。護士出去?備,我一個人躺在空曠樓層的一間病房,沈靜中我想起「金剛經」中的「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既然身體是外在的,也不必害怕,若是業障也需面對。家人再愛你,也無法一直在你的身旁。在此刻,也只有你自己去面對該來的,該受的。
手術時間比原訂的長,因為醫生發現我的心瓣膜關不密,又加了一個金屬環在心瓣膜上。當晚,我心跳突然加速,並且發燒。我覺得自己好像躺在熱水中,身上有好幾條管子接著,我無法也無力動彈。三個護士進進出出,最後決定半夜二點半打電話給醫生,加了藥在點滴內,清晨四點半,心跳才穩定下來。開刀時已經輸了六袋血,清晨又輸了一袋血,等於身上有四個不同人的血。有二星期,我每天必須驗血,以決定那種藥的劑量,維持心跳?定。
我一直在做惡夢:白人老太太坐在我床邊,一排排穿著黑衣的人在我面前走過,圓筒大眼有尾巴的非人非獸,墓地,多不勝數的小鬼在廟前搗亂,在一個很大的豬屠宰場,滿地血,我夢見帶我們共修的老師帶我離開,.....。

每天一閉眼就做惡夢,難以成眠。女兒在旁握著我手,先生在一旁,也無法阻擋那些惡夢,更別說肉體上的痛了。真是應驗了「地藏經」所云「生死業緣,果報自受」。現在讀「地藏經」,特別可以感受經中所說的真實。
我想默唸「楞嚴咒心」,卻沒有心力,當你的體力降到最低點時,連一個咒都無法有心力去默唸。而那時神識已經上通下通毫無阻礙了。後來我稍微好些時,才有心力默唸悉曇文的「地藏菩薩滅定業真言」迴向給那些有緣眾生。

P-07
生死之間-6
家人最好知道你的宗教信仰,如果大家都是同樣宗教信仰,就更好。當我在急診室時,女兒並不知道我會不會活下來,但是因為我們二人都信佛,所以她匆時?忙中只帶本藏經」。她的中文有限,但是悉曇學會印的地藏經有漢語拼音。她就在急診室外,一字一字的唸。她後來說她雖然很擔心我,但是相信如地藏經所說,如果我仍有命,她唸地藏經,我就會好起來;如果我已命盡,那麼菩薩也一定會帶我去好的地方。我想在那種情況下,對家人來說,有宗教信仰也是一種依靠吧!

生死之間-7
我特別感受到「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我到美國時,帶了二皮箱,我可能帶任何有形的東西去菩薩那媔隉H連自己的身體都無法帶去,它太重了,也沒有用了。我到美國時,需要會英文以適應環境;我現在學習佛法,希望來生再續佛緣。

生死之間-8
在我最脆弱最需要的時候幫助我的人,我真是非常感激!
除了家人輪流請假陪我,救我的醫生外。在與開刀醫療小組溝通時,一位自己有自閉症孩子的麻醉師,知道我在特殊兒童組織做義工多年時,拍拍我手背說:「謝謝你願意為特殊孩子付出,你放心,我的團隊一定會好好照顧你的。」
菲律賓護士一早來,看到我因為發燒而汗水淋灕,馬上幫我擦澡,換床單。
值大夜班的東歐男護士,半夜經常巡房,不忘給我倒杯熱水(美國一般都是給冷水或冰水)墨西哥年輕護士耐心替我洗澡,還幫我梳頭,晚上10點我抱著小枕頭,女兒一手幫我推著掛著一堆東西的點滴架,一手握著我的手,在醫院走廊練習走路。有位白人護士特別過來對我們說:「妳們二人真讓人覺得好溫馨」在復健中心,聽同為心臟病的病人,講他們自己的經驗,互相鼓勵來家裡簡單照顧我的護士說:「妳一點都看不出來是病人」。我覺得自己已經麻煩身邊的人這麼多了,自己也應該想辦法振作站起來。

感謝Steve Job 發明了iPad, 讓我在躺在床上的日子能夠看宣化上人講的「楞嚴咒」「大悲咒」疏解,聽大師大德講經說法。悶的時候,看兒子替我放上的室內設計,庭園設計的網路。 因為女兒家靠近海邊不遠,我經常在沙灘上散步,看潮起潮落;海狗、海豚跳在海中;夕陽落下海面。當時並未想到會心臟病發作,以為只是去女兒家玩2天,誰知就待了一個半月。回家時,看到桌上準備寫的支票本,櫥房的東西都沒有收,.....,一切都在等待他們的主人回來繼續他的工作。我覺得恍如隔世,又像只是做了一場夢。

後記:只是寫我的經驗,每人病況不同。我有位朋友,因為兄弟都是早年心心血管阻塞過逝,所以她一覺不對就馬上做了心血管繞管手術,她好得很。一星期就可以出門了,而我一星期還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活下去。
另外,學習佛法,讀經,拜懺只是助緣。要能夠從經懺中悟出道理,遇事能夠「轉念」,在日常生活中,保持禪「定」的心,把經中所說用於處理日常人世間的事。

。。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