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佛的緣起

Christine Peng

從千禧年初開始加入「心中心」共修至今,正好滿兩年。雖然在佛法上所知所學的仍然是少之又少,但常感到自己非常非常的幸運能在初學佛時,就得遇劉老師這麼好的啟蒙老師帶領著,使我在剛起步時就能找到正確的信念及方向安心的前行。所以願將自己摸索學佛的緣起及經過與大家分享。

98年初我因腎結石而接受「 振動碎石」手術,由於正逢主治大夫放年假而由經驗較少的醫師代理。結果因技術不佳連做兩次手術才把石頭震碎。並要我連續服用五週的抗生素,等我將石頭排出時五臟六腑已被藥物所傷。常常呼吸困難,四肢發麻無力整天躺在床上。再加上胃潰瘍每晚都痛得無法入睡非常難過。到醫院驗血照心電圖及X光卻都正常,令我感到很無助也很沮喪。在病中雖擁有家人的關心,心靈上卻感到非常孤獨惶恐。也因此体會到生命的脆弱及無常,當時心中並產生了幾個疑問:我自認心地還善良未做虧心事但為何如此倒楣的事會發生在我身上?而以前閒暇時常愛到紐約逛博物館、看畫、聽音樂會自認精神生活充足,但為何此時卻如此惶恐無助?甚至曾經自認佈置得很溫馨舒適的家此刻卻常令我感到喘不過氣而想逃?於是倉促間先生在矽谷找到新工作我們便毫不留戀的搬離已住了十年的紐澤西。在臨來加州前因身体極差,朋友帶我去看一位醫術精湛的老中醫一高伯伯,他雖年紀已有七八十歲高齡卻仍和高媽媽一起盡全力蓋禪堂、講經說法令我很感動,而他們把病人當自己親人般關心照顧的慈悲心也讓我很感激。高媽媽的一句話:「佛法是非常生動活潑的」。則啟發了我對佛法的好奇及好感。

搬到加州後身体仍然很虛弱,稍一疲倦或緊張受壓 力就全身不舒服。其間看了中醫也學做氣功,身體雖有改善心理卻仍常感到惶恐不安。在99年的農曆新年偶而發現華嚴蓮社在做「千佛懺」法會,就試著去跟人家一起拜了一個下午的佛。當時並不知道他們在做什麼?但感覺滿好的就順便向法師借幾本書回家看(因為經文太深看不懂便借些法師們開示或居士勸念佛之類的書)。看了書才知道有所謂前世因果及業識等事,也才發現拜佛並不只是找尋心靈的寄托或為求平安發財而已。於是當下就決定自己應該要念佛。但我家既沒佛像也沒皈依更不懂任何儀軌,而當時孩子還很小也不便帶去佛堂。便想試試看,既然佛菩薩像書上說的一樣是那麼的慈悲,衪們必然不會跟我計較這些形式吧!便開始每天在家唸五千遍「阿彌陀佛」聖號,才唸幾天而已就感覺心理安定許多。如此到清明節前夕卻連續夢到一些逝去已久遠的親友。我知道那並非是偶然,但當時不明所以非常的害怕,然而在隱約中也加深了我對佛法的信心。這樣持續了半年並不停的看流通書,直到十月中突然有天驚覺自己這樣毫不選擇的到處找流通書看,萬一走錯路就糟了。想起曾聽母親說過學佛要「正信」。便向「觀世音菩薩」訴說自己想學正法的心意,請菩薩指引幫我找一位適合我的好老師。雖然向菩薩求了幾次但也不敢抱什麼期望。到了年底偶然在報上看到「悉曇古音大悲咒」研習的廣告,當時不知「大悲咒」還有悉曇、梵音和藏音等版本。只單純的想說自己是看書自學「大悲咒」,從未聽別人唸過不知自己的發音是否正確,便報名以為我是要學中文的「大悲咒」。

第一次聽到同修們用悉曇音唱誦「六字大明咒」時被震憾得全身從頭到腳都發麻。而初聽「悉曇古音大悲咒」時則被它那優美且像慈母般慈悲的音律深深的感動著。尤其每當劉老師在帶領大家唸誦時,只要在眾人聲中找到老師的咒聲,我那顆惶恐不安的心就能得到撫慰有如遊子找到家一般的安定下來。甚至有幾次雖只跟老師說了一兩句平常的話而已,便感到自己心情非常的輕鬆愉快且喜悅莫名的持續一整天。也就這樣原先並沒想到會繼續留下的,卻一次又一次情不自禁的回來參加「心中心」共修。剛開始時由於自己什麼都不懂,而老師或同修們所談論的佛學用詞或經典更是從未聽過,心理有稍許的不安,也不敢多說話。幸而劉老師常鼓勵大家不要妄自菲薄,學理雖不懂仍是可以跟著大家一起做,並強調實修的重要性。且不時的叮嚀我們學佛要發大菩提心,要有正信、正念不可著相。更鼓勵大家將佛法所學運用在生活上而不只是在座上修而已。因此我就安心的跟著大家一起學,每天修「六字大明蓮花座」、唸「大悲咒」、「心經」、「楞嚴咒心」、而「地藏經」則是散唸。漸漸的便發現自己的妄念減少了(雖然還是很多),心婺平靜沈著。也才發現自己以前容易憂心煩惱的根源是來自於自己對許多人事物的執著及放不開,便慢慢的開始學習遇到事情來時以唸佛來轉念,並盡量試著不讓自己的心情隨著境轉。

前些時候約有兩個星期的時間每晚都不停的做夢,半夜醒過來後就無法再睡。最後都是在唸完「地藏經」後才迷迷糊糊的睡著。直到有一晚夢到自己走在古老的荒野中經歷過險境後走到一處拜佛,在夢裡清楚的告訴自己要拜「地藏懺」。後來我是在唸「地藏菩薩」聖號中醒過來。醒來後心情激動不已,不知為何竟起了深深的懺悔之心。此時才深刻体會到老師要我們拜懺時定要真心誠意去懺悔的意義。而那一夜再唸「地藏經」時頭腦非常的清晰而不似往常的妄念那麼多。唸完後非常慚愧,覺得自己應該要更加勤快多唸「地藏經」來回向給眾生,願眾生離苦得樂。而此時才更加體會到劉老師常叮嚀我們要多唸「地藏經」的用心。

回首四年前我曾經為自己所遭遇到的逆境而抱怨過,但如今我卻心懷感激。感謝佛菩薩的慈悲加祐及指引,感謝在病苦時能得到高伯伯、高媽媽二位善知識的照顧及啟發,更感謝劉老師無私無悔的付出指導和關心鼓勵,以及「心中心」同修們共同維護一個這麼好的修學團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