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修証心要問答集

四、信函摘抄

 

(一) 弟子信函與上師批示

  1. 我是一個年青教師,種種因緣,遇到並喜歡上了佛法。從此在佛法的熏陶下,人生發生了轉折。不久前在靈岩山,皈依了三寶,成了一名在家弟子。
    師批:自由仁者深植善根所致,曷勝慶倖! )
    可是自己業障深重,信願行不清淨,沒有力量,仿佛被一層層濃密的烏雲遮蓋住了,不見光明。雖然念佛、誦經卻難得真實利益。日常生活,待人接物,更是妄念紛紛,惡業不斷。又無緣遇到善知識,找不到出路,信心漸漸地隨著外境沈浮,但又實不甘心隨波逐流,苦悶之心難以言喻。
    師批:知過即改,善莫大焉!這是你念佛不痛切所致,應每日早晚打坐,每次至少一小時,逐漸加長時間。坐時趺坐,手結彌陀定印,不用念珠,隨呼吸念佛,一進一出,念佛一句。靜靜地用耳根聽你佛號從心發出的無聲之聲,不用出聲念,攝牢意根,即能漸漸入定。下座後,還須隨時觀照,念起即覺,不隨之攀緣流浪。久久功深,妄心不起,烏雲消散,即覺輕安自在,雖整日勤勞,亦無負重之感矣。)
    不久前,有緣在《禪》雜誌上拜讀了您老的《略論明心見性》,雖一時難以領會其中的精義,卻深信您是當今難遇難逢、德高道深的善知識,如同溺水者遇到了救星,欣喜萬分。早就想寫信給您,唯恐心不真誠,遲遲不敢動筆。今日終於鼓起勇氣,懇求您老人家慈悲,為我指出一條明路。
    師批:當斯末法時代,念佛法門最為簡便。仁者只按上述方法天天打坐念佛,上座下座均須一切放下,事過即不留,宛如水上畫圖一樣,一筆起處,水面毫無痕跡。果能如斯用功,不出三月,定相必定現前,望仁者勉之!暇時廣閱各種經論。)

  2. 尊敬的上師,我已有十年沒這樣哭過了,我不敢想像失去您的教誨會淪為什麼境地!唯有您,我心中信賴的上師,我才感到安全、踏實、幸福,我多麼希望能為您做些什麼,我多麼希望能親手待奉您老人家啊!
    師批: 遠處相親近處稀,身影從來不相離! )

  3. 有緣蒙尊師親授心密,弟子幸甚。在此末法,師尊為廣度有情,把此無上公諸於世,功德無量!
    師批: 有緣修此,確是無上福德。)
    弟子由氣功到進入修法,其間征程可謂漫漫。在十多年練功過程及現實生活中,深感宇宙世界和人體內在物質的不可思議,而深信宇宙和人生另有光明大道,乃立志修學正法。
    師批:有此認識乃宿世深植善根所致。)從而孜孜不倦,克服困難,尋訪名師大德,曾修過觀音法門、念佛法門、頗瓦法等。
    師批:「歸元無二路,方便有多門」)。自拜讀《佛法修證心要》後,深感得之恨晚。書中字字句句,足見尊師親修實證之金玉良言和慈心度生之佛祖心腸。)
    師批:你我有緣,故有此感受。)特別在此末法時代,心密複出,猶如當空紅日,殊勝無比!因此即起程往滬見尊顏求賜法。
  4.  

     

    (二)上師復函

  5. 近聞有人瞎指點,以為如識得能說、能聞、能行、能做的大功能,就是開悟,不用再修持了。殊不知,認識這大功能是自己的本來面目,只是理解,離證悟還差十萬八千里。解悟只算知解,遇事即飛去,絲毫不得力,在生死岸頭作不得一點主。這在宗下曰之為:「一句合頭語,千古繫驢橛」真心了生死者,可不慎歟?!
    因不忍見諸方學子受此盲子瞎指劃而誤入歧途,放棄修法而生死不了,故高聲疾呼。修法未到內而身心,外而世界完全消殞而了了分明時,不算見性;即使到了這時,還有習氣在,亦不能罷手不修,還須奮力修法,以增加定力而完保任之功,庶能同證菩提,不枉過此一生。
  6. 上海同仁集資印刷了一批密宗寶典,是蓮花生大師著的《中陰聞教得度秘法》。這是幫助佛子們生前未曾修好,於圓寂後得度的要法。蓮花生大士悲心痛切,憐佛子們修行不力,生死不了,再一次於死時助其得度,用心良苦,我等得之,幸何如之!
    遇真實修行的同仁給一本﹙不要濫發,該書無多﹚,助他得度,以結善緣。這是上海同仁和你地同參廣結善緣的,望珍重妥善處理,千萬勿馬虎、糟塌。
  7. 修持佛法貴一門深入,不可雜修。心中心是密宗最高的心法,和西藏有相的密法不可同日而語。你怎麼修了高深的心法又去聽人家的不知深淺的瞎話改修其他法門,走冤枉路呢?
    還算好,你知道改回來,重修心密,又恢復了光明定境。再不要雜修他法,一心堅修心密,圓成聖果也。
    你說犯了淫戒,功夫打了折扣。是的,淫為萬惡之首,功夫再好的人,一犯淫,功夫也就大退特退,乃至於發了神通的人犯了淫,神通也會失去。
    你今年多大年紀?還這麼衝動!你犯的淫戒是和你自己的妻子同房,還是與第三者?這要說清楚,以便為你補救。
  8. 來信收悉,你大有長進,可喜可賀!《中陰救度》一書,確是密宗寶典,教導我人於生前未得度者,於死時得度成佛,無大福報者曷能遇之?你能珍視、慎重贈人,深合我心。
    你搬入新居,一切皆符心願,福緣甚佳。望更好地保護己靈,勤除舊習,俾能大放光明,圓證報、化二身,圓成佛果。
  9. 來函所問問題,茲答如下:
    「心空境隱」,一切境界本自空寂,只因妄心攀緣,乃生種種幻相,及至緣心息滅,幻境亦自息滅。所以當你上山,心空無住時,山色樹林都一起消殞無餘;但當幻境息滅時,「覺性了了,非如木石」。即《園覺經》所說:「幻滅滅己,非幻不滅。」之證境也。仁者於此見到,當善自保護,時時心空,勿隨境走。遇有念起,即便斬斷,不令相續,如斯精勤長養,不數年即圓熟矣。閉關,一要心空意閑,不然,要悶氣難耐的;二要有清靜關房;三要有道糧;四要有護關者;五要有導師。功效是可以早日打成一片。
  10. 來函所詢各點、條答如下:
    (1)靜臥時,妄念不行,以平時修法般若薰陶,故內心開發發出爆聲。當爆炸時,身心了不可得而正念了了,非同木石,這是什麼?你在這上面猛著精彩,一認認定,就是見性了。若再捨此而別求,則佛無覓處了。
    (2)「虛空粉碎,大地平沈」者,即正當大爆炸時,非但內不見身心,外不見世界,即連虛空亦不存在也。
    (3)六識在大腦,七識在心肺相交之脈管內,八識在心包絡內。六識主思考分別,七識睄f思量著我,八識儲藏種子。
    (4)覺,警惕意。念起即覺,不可隨妄念跑。觀,看著。用正念看著妄念,妄念一起即覺而不跟妄念跑。照,如陽光、明燈朗照,不用觀而自朗照一切,了了分明而不著一相。
  11. 你說因出門,做工夫時有間斷,這是你把做工夫看成定式了,以為在座上結印、持咒才叫做工夫,下座走路、做事就不是做工夫了。這是大錯!須知真正做工夫,是在座下日常動用中。我們應緣接物,在緊張、紛忙中,儘管身、手、頭、目等均勞而心不動搖,不隨物轉,只了了應付,無得無失,無瞋無愛,鎮日心中空蕩蕩的,才是真做工夫。偶一失照,心中有物,即是間斷;否則不名間斷。等到工夫圓熟,還要掃除悟跡,掀翻窠臼,無悟、無得;無佛、無眾生。一切不有而妙用無窮;一切不得而神通無量,這才是廣大無邊,甚深玄妙三昧。
    我們做工夫就是先從悟自本心,見自本性下手,然後綿密觀照,不使心中存一毫法見、物見、佛見,整日空蕩無依,隨緣穿衣吃飯,把曆劫所養習氣消磨盡竟,自然放大光明,朗照十方世界,無有餘剩,正不須修什麼虹光法。這個虹光法修得不好,即心未空盡時,非但身不能化光;還要出偏差,眼睛還會瞎。你們都有白內障,修光更易使白內障深化而導致眼瞎。所以我勸你們還是依照禪宗的修法,用開悟、保任而圓證的進修方法較為穩妥。
    你說做功時沒有什麼感覺,總覺平靜、平淡,這是最好的感覺。因為一有什麼玄妙的境界,都是你心中的幻想。要一點境界也沒有,從而忽地一聲將內而身心,外而世界一齊化空。正與麼時而靈覺了了,無能知所知,無能思所思,才是你的本來面目。
    你又說,做功夫不能打成一片,這是你功夫未圓熟所致。只要在一切境界中不斷地鍛煉下去,不久自會水到渠成。你現在功夫已有相當基礎,再精勤修煉下去,我想不久你就會桶底脫落了。望你好自為之!
  12. 座上身心世界化空,靈知了了,這正是本性現前。有時不是了了覺知,又不像打瞌睡,這是不住覺的無知之知,也是好事;但不要落入無記,就行了。
    你不是一事無成,已經證到本來面目,只要在事上鍛煉,將舊習化空,任何順逆境都無動於衷,就能進一步放大光明,現神通,將色身轉成光明報身了。但切不可追求,只任運與麼鍛將去,時機成熟,即水到渠成了。那時要現意生身即現意生身,不是什麼難事,望好自為之。
  13. 爾等每星期在同修家聚會一次,互相切磋,督促前進;尤當盛夏,仍能不輟修持,確甚難能可貴。
    一切境界,本自虛幻無有,皆吾人妄心蠢動而蘊集顯現,心若不動則幻境自消。故古人謂為「妄念消盡幻身融」,誠不巫也。仁者正念提起時,則妄心不動,妄心不動則妄境自消。故一切人物皆呆滯不動;反是,妄心一生,則一切妄境又複生起矣。此時若更正,念亦脫。即無所謂正念、妄念,皆不可得。則一切物境,影子亦不可得矣(即連呆滯的塵影亦不可得)。望同仁努力前進,勤於覺察觀照,則到家之日不遠矣。
    一切大乘經都可閱讀,如你手邊有《圓覺經》、《心經》、《金剛經》、《楞嚴經》、《楞伽經》、《法華經》、《華嚴經》以及上次所講《六祖壇經》等,都是修法必讀之經,可以一一參詳。
  14. 打七須俟氣候稍涼,現在尚嫌太早,陰曆十月開始最為確當。某人說無消息,不願打七;又某人說已有消息,不消打七,這都錯會了打七之義。無消息正好打七,七識一死,則好消息自來;七識高漲,不用專功打死它,如何會有好消息?有好消息更須打七,七識死透,八識始能翻身,才能發揮大機大用。如何可以得少為足,以為有了消息,就可以不打七了。試問七識妄心不死透,習氣如何能了?
    內心翻騰,這是妄心種子被般若火薰得翻動起來了,將要打脫而未打脫的現象。此時要耐心沈著,不可慌亂。難以忍受時,可出聲持咒,千萬不可因心煩意亂就下座,半途而廢。因打七就是要打死七識,這七識將要死時,它當然拼命掙扎,所以你就內心翻騰,紊亂難過了。不趁此時著力打死它,稍一放縱,就又前功盡棄了。所以你這時放棄不坐實是大錯,以後遇此情況,須耐住性,繼續坐下去。七識一死,大好風光就呈現眼前了。
    可以在自己房內打七,不須要什麼儀式,因為這是無相密。
    上座有時舒適輕鬆,有時煩燥不安,這是功夫未落堂的必然現象。因識心未死透,不無反動,所以有或上或下的情況。總之,你須好亦不喜,壞亦不憂,自管心無所住地坐下去。等你心真空淨時,自然安適受用,無憂無惱了。
    「萬物本自閑,惟人自擾!」又道:「是法住法位,各不相涉!」一切事物本不干擾我們,都是我們自己妄心亂動,取境著相,才煩惱重重。你看電視時,心一空,就不為境擾,這時你的身心就和電視不相干涉了。所以教你們時時要覺照,就是這個意思。你現在會用了,我很欣慰!還要加功,做到任何時、處都一樣,不為境擾。而後覺照亦不要,仍然心空如洗,空亦不可得,方可放手。
  15. 所謂「當下」者,即一切妄念斷而了了分明之時也。這「了了分明」即當人佛性。
    平時行、住、坐、臥都要照顧「當下」,不能隨念轉,跟境界跑。
    對境不動心、不分別,為現量境界。而了了分明的自性是體,不是用,見色聞聲而不粘不著,這是用。二者不可混為一談。
  16. 入座後,身手化空,是好消息,這「知」身手化「空」的是誰?應在這方面著眼!這時並不是沒有知覺,只是妄念消亡罷了。聽到聲音驚醒,這聽到聲音的又是誰?可見不是睡著或落入無記。假使昏睡,手印早散,人亦不會坐直;假若無記,哪會聽到聲音而驚醒。
    正入定時,應一無所有。如有境界,不予理睬,所有幻境,自然消滅。如在境中,迷迷糊糊,不能自主,那是入了夢境,須提起精神,睜眼出聲念咒,驅散睡魔,攝入正定。望好自努力,勿入歧途!
    三密相應的妙觀與某先生的觀心法門略有不同。三密之觀是:身(內空)、心(密空)、外界(外空)三空相應的見性保任法門,而某先生之觀心是未見性的覓心法門,所以不同。做時,後者雖能看見妄念起處,即便化空,但一不知真心是什麼?而前者已知真心,不再起疑,故不同。
  17. 你能時時觀照,保護本來,不隨境流浪,這是真用功。反之,雖然每日打坐,念佛,下座後即忘其所以,妄念亂動,隨境流轉,那不過是表面用功,實際無甚收益。
    坐中境界,不管好醜,俱不可著。一生心動念,即是妄覺,妄覺一起,再好境界也保持不了。因這想保持之念,即是妄心故也。
    坐得身心世界全空,而了了分明,這是什麼?這就是你的本來面目也!見得這空、淨、光明無相的面目,你還著世間的假相嗎?進一步,時時、處處保護它,不讓它隨境生心流轉,這種空、淨、明朗的境界就時時現前了。你問為什麼這種境界很少現前,因為你多生曆劫執著慣了,無明習氣深厚,今雖一旦打破,見得本來,而那深厚的習染根子依然存在。所以要進一步時時處處保護它,才有念起,即須祛除,不讓它流浪起滅。把這著相的習染分分除盡,就大功告成,證成聖果了。這一條非常重要,望你好好記取,用功保護!!!
    不要著光明,你只空心,心淨光明自生。因本性是光明體,你現在光明少,是心不淨故。心果真一無所著,不求光明,光明自大放也。
    真入定是對境不惑,死定有什麼用?
    忘記不是壞事,我們做什麼等於不做。為什麼要耿耿於懷記住它呢?古德云:終年吃飯不曾咬著一粒米,就是叫我們須心空無住也。
  18. 茲就來函所問,答復如後:
    有時迷,只要勤加警惕,在事境中不斷地磨煉,即能將迷情化去。至於中陰如何,完全根據你在世的功夫而定。現在如能不迷,則中陰亦能作主;現在如不能作主,則中陰即會昏迷。到那時,只能請道友幫助提醒,喚醒迷夢,方得解脫。
    修隨心陀羅尼,右手不能放在大腿上,如實在不能高舉,則可稍低,貼在胸腹間。亦可不結印持咒,但力量稍差,你可修習。
  19. 你下座後休息時能看見自己,這是神忽離體。因打坐後,心情安定,不似坐中尚有要入定,要成道等諸般妄念,七識為之封牢,不能自由出入。坐後休息,一切心空,七識在撤離封閉的情況下,即能離體而出遊了。所以教你們在打坐時,一切放下,什麼也不要想,什麼也不要求,順其自然,即能安然入定,開悟成道了。
    夢中吃葷菜是你女兒勸你吃葷的反應。你能吃而無味,不貪吃,不著吃,這就是吃素。因所謂吃素者,乃無吃的要求,而不在吃與不吃也。
    另外,關於閉關一事,可簡可繁,隨自己取修。所謂閉關者,即閉戶不出,在家用功精修。有的是終日打坐,不講話,只吃一餐;有的是坐坐走走(即經行),看看經文,也不講話;更有的也可說一些話。總之,是閉緊自己的意識關,不讓其亂動,用以早日圓證菩提而已。
  20. 某某去國外弘法,可喜可賀!一些師兄弟們不理解他,是他們未開法眼,不識真人。
    你現在得其人的指教,有所悟入,曷勝慶倖?但切不可得少為足,以為到家無事,須兢兢業業,努力在境中鍛煉,勤除習氣,去盡現業流識,方可放手。否則落個悟後迷,枉修一場,豈不可惜!
    我年紀大了,不想出門,只擬安隱修養。望你好好用功,不要半途而廢!
  21. 閣下所作功法與我相左,愛莫能助,為之奈何?
    閣下既醉心於氣功,何不拜一氣功老師資助前進,以免步入歧途。以氣功無名師指示,難免有阻、隔、滯等等偏差,非但對色身無益,抑且有害於生命矣。
    練氣功系練色身而不及「真我」,猶如只知修飾房屋而不知保養住於屋內之主人,故功夫再好,亦不能了生脫死。我所致力者系內之主人而兼及房屋,故與閣下功夫不一致,無從幫助閣下前進,尚乞見諒!
  22. 修道人功夫略有三種深淺。
    ( 1 )妄念隨起隨覺,不跟它流浪往返。臨命終時,縱有中陰,亦能所向自在。 其不覺者可無論矣。
    ( 2 )任何時、處,愛、惡俱亡,則可變化自在。
    ( 3 )喜、怒、哀、樂,微細流注斷絕,則與果佛同步,究竟自在矣。
    仁者於此三種境界中自揣在何次第中,努力向前,自能究竟自在。
  23. 連打坐七次,既可一次坐滿,也可分七天(每天坐一次二小時)坐滿。一次坐滿,效力更大。
    某某有志弘密,甚善。師兄弟們,不但你一人,都應齊心協力助他辦道。不知除你外,其他同仁,肯出力否?求佛菩薩加被,助你們順利開辦道場。
  24. 來函所說甚當,對始終不相信的人講煞也無益,還不如緘默為宜。
    夢中說法,且任佛寺住持,為將來有大成就之兆也,可喜可賀!
    有生必有死,此自然之規律,故須精勤努力,跳出生死圈囿,方不虛此一生也。
  25. 關於修法爆炸,本屬尋常,修至一定階段,氣機爆發,猶如火爐水開,瀑滿溢出,發出聲響,不必驚怪。至於外間台燈罩垂絲晃動與令正聞有板凳墜地之聲,此乃由震波及外物與令正和你氣息相通之故。
    修至相當程度,也可由外物聲響引發爆炸而將宇宙、身心震脫,從而徹見本來。
    入座時,須一切放下,不可起心動念,想理想事,任它魂靈出竅,遨遊太空,我只不見不聞。在發生大爆炸時,即將身心世界一齊炸光;於一物不立,空也無著時,猛著精彩,會取這「知」一物不立的是「誰」?在茲一髮千鈞時機,稍縱即逝,倘於此,一眼觀破,則一生修法事畢,逍遙自在矣。
    仁者修法不謂不力,但錯在想理、想事,故於大爆炸時未能將身心世界一齊爆空;又開眼看外界事物,還是著相,故錯過良機,未能徹見本性。望好好努力進修,一如既往的修習,並在動用中,時時不忘觀照。 自有消息到來!勉之勉之!!!
  26. 小根劣慧者聞佛說上乘法,不無驚怖恐慌,故法華會上有五千人退席也。學者於聞一切眾生,皆如文佛而敢於承當,無絲毫疑讓者,即非一佛二佛……所種善根者矣。
  27. 某某上師來溫,叩拜參訪,請益印證,自是學子分內之事。若腳跟未穩,隨其起倒,則失之遠矣!
    學佛悟道,本非易事,故參禪行者精進不懈動輒二、三十年,方得個入處。若今人一曝數寒者,雖數百年,恐亦無門可入也。
    今我等仗佛慈力,不甚費力,輕易即得個休息地,深感佛恩浩蕩,卒難酬報!然真理雖然頓達,悟此靈知之性即是法身,與佛無異,但多生妄習已成性,喜怒哀樂,微細流注,欲其淨盡無染,又非朝夕能就。須長覺察,損之又損。如風頓止,波浪漸停,既不可操之過急,又不能稍有輕忽,時時體認空寐之體,勿認色身;惺惺於靈知之心,勿認妄念。妄念若起,都不隨之。若愛惡之心泯絕,方不受分段生死。望仁者努力精進,切勿得少為足,不負此生,亦幸甚矣。
  28. 閱讀來信,頗為欣慰!在座上發現了這麼多美、醜境界,均不為之心動,好的不喜,惡的不厭,真是難能可貴的。但所差的就是一聲「? 」!卒地折,爆地斷,內而身心,外而世界,一時爆破,一切有相無相,非有,非無相,非非無相,均不可得,不可得亦不可得,則本來面目曆然現前,一生參學事畢矣。
    至於光明乃自性本具,世人因妄想,執著,顛倒、煩惱而不能顯現。今做功心靜,妄心豁開一線,故略見光明,非全體徹現。此時執著不得,仍須奮力前進,如稍停住,則為光障,不能見性,是為光影門頭之妄光;須俟一切相破,徹見本性後,方為真光顯露。那時,雖歷歷光明大放,不作光見,以一切相皆幻皆妄,無可取執也。
    下座時,一如座上,應緣接物,無取無捨。做事時,「於事無心」;事畢後,「於心無事」。古德云:「終年吃飯,不曾咬著一粒米;終年著衣,不曾挂著一根紗。」即此之謂也。如稍有停住、留戀,須隨時照破,不令住著,此即「牧牛行」也。俟野牛性死,無有走著,照亦不用,鎮曰「饑來吃飯,困來睡!」一無事道人也。
    仁者在動用中有安祥寧靜之感,遠離熱惱,悲心日增,此靜中道力增長之故,離見性不遠矣!望更努力前進,燦爛絢麗的風光在不遠的途中等待著你。
  29. 知道你不避艱辛,勇於挑起弘法的重擔,曷勝欣慰!
    學子欲除塵沙細惑,不在度生中磨煉,絕難如願。以法、人二我的微細執,不經與眾生合在一起的長久磨煉,是消不掉的。而且在與別人說法時,往往似有神助般地豁然開朗,對問題有了新的認識,增加了理解的深度,這也是利人而自利之美事也。
    至於你說學佛人有的自私,想自己成就而多活幾年的心不可取。誠如斯言,一切眾生本無生死,有什麼多活少活?本來是佛,又有什麼成就或失敗?那都是迷人的說話,悟道人絕不如是說。
    能每月初一大家聚會討論一次很好!由你出面主持,我很放心,望勿畏艱難,好自為之!
  30. 心果無住,夢中也大放光明。這樣一口氣不來時,身雖敗壞,而心光大露,那就是你的光明報身。此身成就,就超脫輪迴了。
  31. 首先一念不起時什麼相都沒有,起用時隨緣應用,並不是「癡子」、「呆子」。你應該做到時時都在定中,不是一會兒入定了,一會兒出定了,這不是正定。要能座上儘管持咒就和沒念一樣,座下儘管隨緣應事就像沒事一樣。你保護還沒保好,哪裡會是任運呢?!斷盡淫欲是對的。
  32. 禪宗須起疑情,始有開悟之份。疑情不是疑佛法,而是在所參的話頭上起疑。如問:父母未生前,如何是你本來面目?學人即在這問句上起疑,以期隔斷妄情而打開本來,這與修密無關。
    做功夫有三難:1、識得本性咬定難;2、識得後保任不忘難。 識得後要精保護,勤除習氣;3、不死守保任難。做功夫人常因勤於保護故,死於空堣ㄞ鈰_用。故須一面無住,一面又須隨緣起用也。
    「妄念頓消融,方明色與空。
    欲識本來面,青山白雲中。」
    「本來面」不在別處,只息下心來看一念不生時,無心可心,無念可念時是什麼光景?這還是仁者本來面目否?這是千鈞一髮之機,稍縱即逝,稍停機佇思,即被它影子惑矣。
    其實這無念之現量光景,即大家求見的本來面目。病在大家不識,因其既無玄妙,又無奇特而輕易滑過,易向別處求取。以致唐喪光陰,終不見道,良可慨也!
    追頂念法,通用於一切法門,以此可攝妄念不行,而入於禪定也。
    持咒與呼吸的關係,可任其自然,不作有意識的調節。
    座中時好時壞是心不定的原因。功夫未到落堂時,難免起伏不定。尤其要到進功時,翻種子還要難受。故宗下大德到此時皆念咒,求佛菩薩加被以消除也。
    修法要功力上上升進,須注意下列事項:1、每日準時上座不可殘缺;2、一切放下,如大死人相似;3、持咒須心念耳聞,字字分明,稍有模糊,即是妄念;4、妄念起時,須看見它,不跟它走。既不壓制,亦不縱容。只將咒提起,將之化去;5、不求入定、開悟、發神通。以一有所求即是妄念,反而不能入定。6、時時觀照,最為重要。下座後,將座中定境,推在動中用。儘管應付一切事務而心不動,猶如他人在做一樣。隨緣起用而不粘,此即《金剛經》所說:「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也」。「應」,即應酬萬緣而無所住,則寂滅真心躍然現前矣。
    來信問:「大死不了如何?」只為執著心重,一切色相皆是空花水月,無可取著。只著眼看這「能見諸相」「能現諸影」的是誰?在這上面著力,亡相而見相。關於「一切無求道自常」,不是指開悟後的保任境界,而是說要開悟見自本性,須一切無求,大道方自現前也。
    諺云:「取法乎上,僅得其中!」吾人修法,確須向上著眼,不可向下看,這不算執著。「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我們只要盡心盡力地做,百折不撓地去幹,沒有不成功的事;何況我們本來是佛,只為迷著色相,妄失本有。只須時時回光返照,不為外境所牽,還怕不能恢復本來面目嗎?
    關於「物我不二」,學佛修道本非行險僥倖可得,但亦非難而不可得。我們只要有不畏艱險,單刀直入,勇往直前的精神,定能成就。
    聲、色、貨、利等演變得眼花繚亂的迷人事境,看來似乎是魔軍萬千,把人團團圍住,使人不能不無動於衷,而隨之流浪忘返。但苟能認知這一切物境皆是空花水月,不可得,不可求,一放一切放,則不消費力,當下即歸家穩坐,逍遙自在,樂享太平。《圓覺經》云:「知是空花,即無輪轉。」又云:「知幻即離,不假方便。離幻即覺,亦無漸次。」修道亦何難哉?!故龐婆云:「易易易,百草頭上西來意!」也。但因積習深厚,非一時能了,故須時時處處綿密觀照,與著相妄習鬥爭,除盡現業流識,方能安居。其始也,難免失照,著境戀情。但只要提高警惕,以「如履薄冰」之心,不懈地鬥爭下去,漸漸即能純熟。於一切境界中,不忘覺照;再由覺照進而為寂照;更進而化去寂照之跡,無所謂照不照,鎮日如癡如呆,則受用無窮矣。仁者其勉之哉!!!
    來信說:「於理已明,於事常常忘失」,此正是我人學佛的難處。以多生曆劫,執著習深,一時難化,故須覺察,損之又損,方臻圓熟,非一日之功也。
    至於說「事業心強,在人事上極易起分別心。」此常人之說。若依佛說:「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事業心強正是利樂眾生的必要條件。若無此心,則趨於消極,獨善其身矣。「而生其心」正是生此事業心也。惟欲無住而生心,不可住事而生分別心,毫釐有差,天地懸隔矣。
    習氣來時,欲轉不能,可假咒力轉之。著力提起神咒,任何頑固的妄習,皆能瞬間化空。當然,因定力深淺的不同,轉化的速度也不同。但不必懊喪後悔,只與伊鬥爭過去,自有水到渠成之日。
    說到修禪,確實可以認清這離念的靈知,即當人的本性,從而綿密保任,勤除習氣,透過重關、牢關而圓證菩提。但是此等人不多,大多是口頭說得,心隨境轉,說時則有,用時則無,故宗師不許,良可慨也!
    其實古來禪德,大多是先理悟而後保任圓熟的。如六祖大師幾曾做過參禪功夫,經五祖點悟後,藏在獵人隊中15年,始「皮膚脫落盡」,不即鮮明之例乎?!
    請告之大眾,好好用功。上座死心塌地,一心持咒,心念耳聞,下座不忘觀照,久久功純,自能親證本來而圓成聖果。不要指望依靠誰來幫助成就,修道只有依靠自己努力用功,別人是無法幫助的。
    某某因擬得神通而改修氣功,那是她不明生死由來與解脫之道,而誤為神變迷惑之故,此亦因地不正之果報也。
    修法以不見一切景相最相應。以凡所有相皆是虛妄,為幻相所著,則永無見性之日矣。混身骨節作響,那是氣血變化之故。因心理影響生理,故肉身在修法過程中不無變化也。
    佛經如:楞嚴、楞伽、華嚴等都須讀誦,禪宗諸祖語錄也須參研。
    梅雨季節,上海還算風涼,一周後出梅,即將熱浪侵襲而氣溫升高矣。惟做功夫人須於冷、熱、寒、暑,順逆境界中鍛煉,不為所擾,方於生死岸頭得大自在。
  33. 一切眾生本具如來智慧德相,只因執迷聲色,妄失本來。今欲返本還原,只有遵照我佛教導,擇一適合自己個性的修法,一門深入,鍥而不捨地勤修苦練,方有少分相應。
    當今末法時代,眾生根劣障重,靠自力修持,實難成就。 當然個別大根器人或大菩薩再來,不在此例。 故我中華佛教,獨放異彩之禪宗,於今亦奄奄一息,流為法卷傳法而不能自拔矣。
    文佛慈悲,預言末法眾生,擬出生死苦海,只有修淨土與密法。故今之佛子,當以修淨土最為穩當。仁者如信吾言,即朝朝暮暮虔誠念佛,既不要求入定,亦不希求開悟。只與麼老實念去,念至人空境亡,即豁開正眼,親見彌陀佛性,與禪合轍矣。此即有禪有淨土也,不是叫你於念佛外再去參禪也。
    修學佛法,本為了生死。開悟…見性,只是了生死的先驅。前人說:「悟後真修」以悟後方識「真」和「假」,從而保護本身,不為假相所迷。此即宗下說的「保任功夫」,亦即教下說的「除思惑」思惑除盡,對境不迷,則生死了矣。此就禪宗說,淨土則不須如此,念佛功夫扎實,臨終有佛接引生西,則生死了矣。
  34. 修法不懈,故證得順逆無礙,縱橫自在,實堪慶倖!修法學道就是為了了生死,超輪迴。而生死即是對境生心粘著而有,能對境不生愛瞋、取捨之心,則生死無處著腳矣。所謂明心見性,即識得心本無生,性本天真。即一切事物生起之大能量…根本,也就是一念斷處了了分明之靈知,而一切事物皆是它的影子。我們只要識得此理,在見相時,不著假相,而知是性的顯現,即親見本性矣。既見性,則須於事上透得過,於一切事當前毫不動情,方為真悟。今閣下能於順境不喜,逆境不惱,可喜可賀!
  35. 「遠處相親近處稀」,只須時時用功,我們雖千萬里相隔,亦朝朝覿面相呈;反之,雖日日見面,亦遠隔天涯矣。
    修法得力,身體即有變化,但不可執著,一有執著,功夫即止於此,難以進步。凡身體過去有宿疾者,現在發出來,不要害怕,經過一段修持,會連根拔除而全愈的。當然,應就醫的還應該就醫。
    要得成就,必須發大心,才能吃苦耐勞,堅韌不退,否則稍遇挫折,即打退堂鼓矣。修法最忌斷斷續續的,不能一線到底。
    欲界眾生,淫欲心個個深重,所以要多打坐,將此妄心打死,才能安居。你只於此妄念初動時,即猛提正念,問此妄念從何處來?此念本虛妄而無實有,經此一問,即化為烏有矣。要根本除斷此妄,須於開悟後,曆境磨煉,方能如願。
    下座觀心,即集中心力,看一念未起時光景,妄念才生,即便覺除。你只看著它,久久,能看的正念與所看的妄念,一齊化去,則親見本來矣。
    修此法以易於成就故,須善根福德全備者方克承當。
  36. 茲據來函所問,條答於下:
    ( 1 )修法貴在一氣呵成,不可修修停停。斷斷續續地修法,定力不易成就,氣脈極難暢通,身體也不易好轉。
    ( 2 )一切業障皆由心造,心空障自消。證道歌說:「了則業障本來空,未了應須還宿債」。
    ( 3 )斷斷續續地修法,再重復多次也不如法。專修第二印可以治病,但須連貫修習。
    ( 4 )打坐時身動,屬宿障,但需勇往直前,不去管他,既不壓也不助,過一段時間自然停息。
    ( 5 )觀照一念起處,念起即覺,不隨之攀緣流浪,是為正修觀心法門。修法時應時時觀照,不可絲毫放鬆。更忌空具高慢妄心而立志不堅,不能切實履行,結果必將一事無成,慎之!慎之!!!
    ( 6 )你過去發心勇猛,近來發不起心來,此乃發心不真之故。加以女友同不善的男友廝混,更為打失道心,望深切悔改!
  37. 公案都為活解了,但功夫不在解公案上,而在實際動用中。如於事境上有粘著,公案自解得好亦無用。現在學佛的人都務虛,不務實。且習障深厚,戀著情深,不肯死心塌地放下真修。故教他們念佛往生淨土,種種善根。心地法門,他們承受不了的。阿彌陀佛!
    你與南通有佛緣,能與來山遊人隨宜說法,指示迷津,亦勝事也。××拜你為師,當隨宜示教,助其出離苦海。當仁不讓,是真菩薩也。
  38. 打坐頭頂脹痛,那是清氣上升之故,這是很好的自然現象,不要驚慌。打坐進功,氣血流轉,濁氣下降,清氣上升,血脈才能打開,否則一點沒有感覺,何能打通脈管,融化色身,親證本有真性?!
    身體不適,是你不明所以,心慌、煩躁之故。只要安下心來,一心持咒打坐,不要管氣血怎麼流轉,任它自然去動,等你妄心空寂,呼吸氣斷,色身化空,世界銷殞,你就親證本真了。你若驚慌、煩燥不安,非但不能入定,反要導致氣血阻窒,注意!注意!
    欲念強烈,是般若火內薰,八識種子翻動之故,可多念咒將其化去。
    結印手痛是你宿障重,須痛才能消障。你忍得一分痛,消得一分障,望你勉力為之。
  39. 西安市近來修心中心法者為多,但不知皆能如法修持,精進不懈否?大家於暇時,還能聚會研討,互相幫助策進否?
    仁者近來進度如何?能化空身心,一切無住否?做功夫有三難:識取真心咬定不疑難;識取後保任不忘難;保任不死難。望仁者勉之!
  40. 茲就來函所問條答於後:
    ( 1 )禪淨密三宗最後所證的境界應無二樣。古德云:「方便有多門,歸源無二路。」即說修法雖有不同,而所證到的佛性確無二樣也。真如妙體非但一切眾生沒有二樣,即與諸佛亦無不同,千佛萬佛共一體也。但未修至最後,功夫不無深淺之分。非但三宗略有不同,即同一宗派亦有差異。此非法有差異,而因行人根有利、鈍故也。
    ( 2 )密宗是否是禪宗的向上?這一問題在密宗行人自誇其功法高深圓滿,說是禪宗的向上,其實是不明禪宗究竟的誤說。就拿密宗本為最高深最圓滿的「大圓滿」法說來,所證最後境界與禪宗如出一轍,毫無二致,怎麼可說是禪宗的向上呢?不過密法多了一些方便法,而禪宗全靠自己放捨身心而自證。方便法雖有利,而亦易於執著,反而不及禪宗乾淨利落。所以因行人根性之不同,修密修禪各隨所宜,不可一概而論也。
    ( 3 )體會了本來面目,是否還要修心中心的法?體認到自己的本性,只要時時保護他,不隨念走,不跟境遷,日久功深,自能打成一片。所謂悟後無修而修,斯真修也。但如念起不覺或起了一會兒後方覺,更或對境遇緣不能作主,隨境流轉,則定力太差,不能綿密保任,所悟只是解悟,不得真實受用。則須腳踏實地,奮力精修心中心法,以期增長定力,親證實相,方可了手也。
    ( 4 )佛教與道教修到最高時有差異,不一致。以道有所著,不能盡空;佛無所住,空亦銷殞。道有神用可得,故用不全;佛無智亦無得,故妙用無邊,此純陽祖師之所以歸依黃龍玄祖也。
  41. 一年容易,又屬無常,年齡的帽子又加了一重,我們的幻化生命就又短了一截了。這在變者看來,是不容歡樂的,但在我們修行的人看來,是無憂無慮的。因為我們根本沒有生死,在此世界、他世界頭出頭沒,不過是幻化遊戲而已。
  42. 來函所言甚當,說唯心唯物者,俱是半邊竅。心者即物,物者即心。心物既非一,也非二。以非二故,說即心即物;以非一故,說非物非心以有二即非也。又心乃最大之能量,一切萬物離此能量無從產生,而萬物無不返化能量。故經云:「無不從此法界流,無不還歸此法界」也。
    明乎此,時時綿密保護此妙明真心,不使塵勞遮掩,不為物境粘汙,即正修行也。所有念佛、持咒、參禪等等法門,俱不過達到此「保護真心」…不讓妄念流浪之手段而已。
    故在諸種法門中,以禪宗最為快捷了當,以其直指人心,見性成佛故也。其他法門都須多跨幾道門檻,較為迂緩。仁者如信得及,即此來問法的、發大誓願的、擬成佛度生的,即是仁者的真心;整日在面門放光的、舉手投足的,即是閣下的本來面目。則其他法門不修則可得矣!尚擬何時來滬學心中心法哉?如信不及,現在天已漸風涼,可先修「六字大明咒」,每天早晚各坐一小時(如能坐兩小時更佳)。修完一個半月來滬學心中心法。不多說了祝你成就。
  43. 仁者能依普賢菩薩十大願王發願成佛度生,足證宿植善根,誓願深厚,曷勝欣慰!
    心中心法屬無上心密,雖是密法,實是禪法,因其無相,直證心地,與禪毫無差異。雖入手略不同,但以佛力加持,較參禪容易證入。但也需精勤修習,非輕易可致也。仁者如能於受法後,不論在座上座下,時時處處勤養修習,證入悉地,自可操左券。於證入後,可隨願往生十方淨土,是又與淨土宗相吻合矣。俟冬日到來,當函約仁者來滬受法。
  44. 你於靜中湧出的一些文字,似是而非。以後不可遐想,更不可涉入任何境界,方能與妙體相應,打開無漏智慧也。
    淨土法門乃教非宗。密雖也通宗,但須看是何密法。以密法龐雜,統稱密教,不稱宗下。唯獨禪稱宗門,以宗乃中心、目的地、真旨,非方便、次第法可比也。
    至於四加行,乃法相宗所立五位之第二位。第一資糧位即三賢位,第二即此加行位。所謂暖者,即曆過三賢,「聖火」未發之初位;頂者此時或上或下,如在山頂可上可下。功夫至此,如上,則至忍位;如下,也可能落入地獄。忍者,功夫堅定,只上不下,世間第一,乃世間有漏法之最高最上之法也。此為三賢位過渡於初地之小善根,故定為加行位。忍法雖也有上、中、下三品,然畢竟不似暖、頂二位,可能會下墮至三惡道也。
    其後之三位,即見道位(明心見性是 ,修道位)悟後真修是(究竟位)證成佛果也。故見性始登初地,尚須努力修習,方能圓證果佛。望仁者勉之!
    打坐切忌有心等待入定、現聖境等等。以有心即是妄念,非但不能開悟,定亦不能入矣。定時不能「覺」,一覺即又出定;更不能著聖境,著境便成魔,慎之,慎之!
  45. 來函所說甚當。但「身輕心融」之快感,僅為半脫光景,乃過路客人,尚非全脫真心豁露之主人公。故時隱時現,不能成片也。
    仁者有此善根,再加勤養精修,不難打成一片。
    關於「先修後悟」和「先悟後修」,大有差別。先修後悟者,悟前之修屬盲修;先悟後修者,悟後之修乃真修。先修後悟乃人在暗室,不知何處有污穢,不見什物如何零亂,無從著手打掃、整理,故為盲修;先悟後修,乃室內電燈打開,明見零亂、污穢所在,易於整理掃除矣。
    又先修後悟,看來多費了些時間,但多走路,腳力健,不易絆倒;先悟後修之悟,多輕浮,遇事不得力,易於摔倒,故須悟後真修。精勤掃蕩舊習,方能圓證菩提,與果佛同行也。
  46. 學佛貴心專、誠、琚B穩,不可偏急,也不可徐緩。仁者品質純真,善根宿植,專一修行,日後自有成就。三昧耶戒者,平等、誓願、警覺、不違越、除垢障之義也。仁者既已發大誓願,且於灌頂時已代除垢障,則於平時多多警覺觀照,修成正果,平等度生,不違此願,則得三昧耶戒體,是真持三昧耶戒者矣。豈徒具虛名可比哉?
    修法一上來毋須過急,看時間訂課程。如空閒時多,可修二座,否則,每日修一座即可。修時腳麻、痛,可稍調整,惟手印不可倒、散。至於持咒,原則是不停。但如入空,持至不能持時,則順其自然而停念。初坐空相,若昏若昧,有如入睡,但有知覺,非如昏睡無知,此時不可提起精神。起心時重新念咒,只隨其下沈之勢一放,則安然入定,身心化空矣。如一驚覺,起心重念,則又出定矣。但如昏睡無知,則須振奮精神,出聲持咒,驅散睡魔,二者之間區分細微,望仁者善體行之!
    至於打坐的次數,不必固定,有時坐一座,有時坐二座均可。但每日必須保證坐一座,不可一天不坐,第二天就坐二次。一天坐兩座時(指六印坐滿後),第一座坐第四印,第二座即坐第二印。如再加多,則只加四印,不加二印。
  47. 你能偶爾體會到真如妙性,頓覺身輕心融,快意無比,雖時間不長,於不知不覺間即逐漸消失,此亦不易矣,非宿世深植善根,曷克臻此!
    古人悟道,也如擊石火,閃電光,非能長時間保持悟道光景,也須於悟道後,長期綿密保任,才能打成一片。
    趙州和尚云:「老僧除二時粥飯外,四十年不雜用心,才打成一片。」龍牙禪師云:「修道須先有悟由,競渡還如賽龍舟。即悟後真修,綿密保任,除執著,情念、習氣。雖然舊園閑田地,一度贏來方始休!雖然一切眾生本皆是佛,但須習氣除盡,圓證究竟地,方可息手也。 」
    尤有進者,可真體會到真如妙性,則一切妄念,皆是真心,以無真心不起妄念也。如波本是水,無水何以成波?明此理者,見波即見水,不為波所轉;同樣,悟道者,見一切境、相、妄念即見性,不為境相、妄念所牽。
    按心密說來,妄念起處,猶如水上繪圖,一筆起處,絕無痕跡。行者應於妄念起處,熟識本來。五祖云:「真見性人,掄刀上陣,亦是見性。」即此意也。
    最後,再為你介紹一則公案,助君明悟釋疑。昔真淨禪師與徒共閱《楞嚴經》,至釋迦佛云:「我若按指,海印放光!」徒問師曰:「釋迦佛意旨如何?」師曰:「釋迦佛好吃三十棒!」徒曰:「佛有何過錯?」師曰:「要按指作麼!?」意即海印…真如佛性…無時不放光,不管按指不按指也。徒曰:「雖然如是,爭奈偶一舉心,妄念紛飛!」師厲聲喝曰:「亦是海印放光!」徒於喝下大悟。曰:「啊!我幾十年在這媬齈L!」
    你看,古人悟道如何痛快便捷,還會為妄念牽繞,境相轉奪否?因一切境相,妄念皆真心也。在一切境相妄念中,只見真心,即不見境相妄念矣。不見境相妄念而非無境相妄念,則一切境相妄念皆化妙用矣。仁者能於此妙悟否?
  48. 你能從練氣功歸向佛門,足見你善根深厚,可喜可嘉。你的修練方法完全正確,不必害怕。照樣坐下去好了。至於你念佛時有驚懼感,那是你心理作怪,不是佛、菩薩責罰你。佛、菩薩是最慈悲的,只救度一切眾生,賜福一切眾生,任你怎樣疏遠他,責罵他、污辱他,他還是照樣慈祥的照拂你、愛護你,絕不責怪你。你安心地修練下去,千萬不要疑慮重重,致使功力不能迅速增長。
    你做功中的感受,俱無錯誤,只要任其自然,好亦不喜,壞亦不憂,這樣就不會出偏差。況且你還有一個好丈夫,為你從旁指正,你就更勿害怕,勇猛前進好了。
    修六字大明咒很好,也可早晚加念阿彌陀佛,這沒有衝突。因為他們都是西方的佛、菩薩。念了發願,可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等你能坐兩小時後,再為你灌頂修心中心法。
  49. 你能在百忙中,抽出時間打坐修法,確是難能可貴。你已進行第二輪修法,昏沈、掉舉均已減少,即將走上康莊大道,可喜可賀。希望你堅持到底、切勿畏難而退。
    至於「兒女情重」,是你的多生積習。只要看破世上所有的一切,不論夫婦、母子,均是一場春夢。心不戀著,就化為烏有了。
  50. 來信收悉。所言甚是,開悟見性,即在前念已斷,後念未起的剎那上會取。但這只是認識,還要在境上著力打磨,將著相取境的舊習氣一掃而光。不問順境、逆境均無動於衷,處處時時只見性不見相,更進而性亦不可得,整日如癡如呆,方能究竟。
  51. 來信所說,甚合道妙,讀之不勝欣悅!唯「平常心是道」慎勿錯會。以「平常心」不是我人平常執相之心,乃平而不曲,常而不暫之意。凡夫見色聞聲,常為境轉,心生波動,故曲而不平。初入道人,功夫未落堂,有時空,有時不空,故暫而不常。真用功人,時時觀照,常常省察,直至純熟,渾化相忘。既無能觀、亦無所觀;既無平曲,亦無暫常,斯為真平常心矣。由此平常心,日用隨緣,一切照舊,既不現神異之跡,亦不著奇特妙用,所謂「依然還是舊時人,不是舊時行履處。」則真到家矣。  
    六道眾生,一切運轉施為,舉心動念,無非真心妙用。惜以妄想執相故,迷罔不識,徒自造業受報,沈淪生死。佛為悲憫眾生,現身說法,教令就路還家,識得這平常起一切作用的就是當人佛性:故說平常心是道。非說平常心是道,就可不用功而馬虎浪蕩也!
    理論上透過,只是解悟,於事上不得力,生死不能了。須於理悟後勤於觀照,好比宗下所謂的「照顧話頭」,在事上磨煉,將妄習一掃而光,方可放手。先師說:「要在定上打開,不可理解即草草了事。」定上打開,非只說在座上習定打開,乃在一切時,不問動靜、鬧忙,都常攝在定,不為境轉,不為風動,方能成打一片,識得這「平常心」也。
  52. 「定中打開」是指修法得定,從而打開智慧。既開,親自證知一切皆幻,無可執取。故在日常生活中隨緣放曠,任運逍遙、安樂自在也。
    古來大德證知此真心不在別處,即在日常應用中,故隨眾起倒,和光同俗而不立異,亦不求玄奇而誇讚自己。此所以有「平常心是道」之名言也。
    「打坐不求定」,此言甚當,以一有所求,即遮蓋本性光明,欲定反亂矣。求消息,求有所得等等,皆是妄心,愈求愈遠。非但不得消息,反而淩亂不定。做功夫人往往求見光、見佛、爆炸、神通等等,殊不知這不是真消息。只不過是過路的客人,不是主人。真消息既無所見,亦無所得。以我且沒有,何有所見、所得?《楞嚴經》云:「見見之時,見非所見。」可見真見無所見,真得無所得也。
    那麼,究竟什麼是真消息呢?處順逆境而不染;用心時而無心用;既無穢,亦無淨;能入佛,又能入魔…逆行,方是到家的真消息。你時時要用這把尺子衡量自己,要一一真能做到,不可馬虎,輕易放過。故曰:「有道無道,自己知道」也。
    千萬不可見別人放光、爆炸或發一些神通而動搖自己的腳跟,去求玄奇,在自己清淨無染的光明佛性上,著一些糞穢,那樣,最終非但不能成佛,反有成魔的危險。切記!切記!
    由於我執的減輕,對事境的看法起了很大的變化,那是很自然的。你現在對最親愛的人也減輕了戀著之心,那是很大的進步。但減輕了戀著之心,並不是不關心他,而是不戀著,不戀著而關心,方是正行,望你努力為之。
  53. 看了你的來信,內心頗為欣慰!你在短暫的修學過程中能把這人間至深的,為害至烈的禍根…兒女情懷,像驅散烏雲一般地漸漸由濃而淡地吹散了。儘管現在尚未徹底除盡,但正當青春時期的你,能這樣毅然斷然地割斷這凡夫的生死命根,這是多麼不易,多麼難能可貴!
    本來一切眾生都是佛,只因迷失,執相向外追求,睹物生情。尤其在男女情懷方面,迷戀更深,以致造業受報,沈淪六道。今你能猛醒,識破假相,舉起慧劍,斬斷情絲,一無所戀,非夙世深植善根,曷克臻此!
    我們要修道有成就,本應在各種複雜的環境中鍛煉自己,不為任何境界所左右,二六時中,常令心空淨如洗,才有念起,即便凜覺。更不能觸景傷情,悽愴煩惱,如斯學習,雖暫時不無凡情縈懷,但總有一日,境空情亡,玄機妙用徹現當前。
  54. 閣下不畏艱難決心向道,自是宿植善根所致。望持之以琚A勇猛精進,慎勿半途而廢,有負此生。打坐時,要一切放下,既不可胡思亂想,也不可要求入空,更不可急望開悟或求神通。要如大死人似的,百不思,百不理,只一心持咒,觀聽咒音,攝牢意、眼二根,秉直念去。念至若昏若昧時,似睡非睡,而手印不倒不散,口持咒不停;心中了了分明,即得初步昏定。再堅持下去,念至無能念時隨勢一放,則身心頓時化空,本來面目現前矣。
    相反,咒雖不能念,而心中昏昧無知,手印散開或倒下,身體前俯後仰,此為昏睡,不是定。閣下持咒,用默念方法﹙1﹚易耗血;﹙2﹚易昏睡。如用金剛持法調劑則較善矣。即唇吻動與不動互相調劑,不一味動與不動。
    又修法持咒,須持至不能持時(即妄心不行,不能著力而不能持時。)不可中途停止。以自己停止,意識尚在,身心不能化脫。
    來信說稍覺輕安,忘了持咒,又不似前清靜。此你習慣問題,因為你以前習過靜坐,而不熟悉持咒法門。稍加些日子,自能入靜,望勉力為之!
    溫州原本佛地,故信佛者眾。當此末法時代,淨土法門最為當機。以該法簡單易行,穩妥方便,又得佛力加持、接引生西,實成佛、了生死之最捷徑法門。望諸同仁一門深入,一心念佛,發願生西,則當收事半功倍之效矣!
  55. 你來信說,「你們修法現在到了十字路口,不知前進方向。」我真不明白,這話是什麼意思?你們打開本來者,要保養除習,在一切境界中考驗,鍛煉自己,將一切著空著有的舊習氣除盡,自然神通大發,親證佛果。未打開本來發明心地者,要精勤打坐,奮力前進,並發大願,不開悟誓不罷休,如此生不能,來生再來修。以有大願故,可保持人身不失,持續修持。膽怯者可發願往生西方或兜率淨土,繼續修持,必得成就。此等說法,我已數數言之矣,如何還在十字路口,不明前進方向呢?
    至於接引他人,這只能隨緣,不能勉強。他有緣,信而能修,修而能證者,固屬上上;信而修,不能證,此屬根基問題,無可厚非。需知修法,不問什麼法門,都不能人人一修即成。就禪宗說來,「撈得一個,半個就是上上大吉了」,哪裡能百修百證,千修千得?就是最方便的淨土宗,也不是百人修百人去的。因為各人根基不同,用功著力有異,絕不能一刀切,獲得同樣的效果。你們還怕什麼呢?
    弘法能興與否?這更是枝節問題。我為救眾生,報佛恩故,盡力弘法,不為名聞利養。能興,眾生有緣,我心不喜;不能興,眾生無緣,我心不憂。這又有何憂慮呢?
    我來不來都無關緊要,假如你們找好地方,而我又精神很好,來和大家會會,當然很好。假如不能來,你們已是離母乳的大孩子了,不再需要大人照料了,望好自為之吧。
  56. 來信收悉,修法偶有挫折,毋庸挂懷,只需奮力前進,遇難而不退,終必有成。仁者聰穎過人,資質不凡,但聰明人往往流於遊走,不肯老實修行,以是常喜舞文弄墨,談玄說妙而致入海算沙,徒勞自閑之失。仁者所作《禪宗綱要》我雖未過目,但就所列大綱看來,內容想必豐富精彩,對現代禪宗學者或擬探討禪學玄奧者,當有很大幫助。故在不影響修持的情況下,大可勉力編纂成書,以饗後之學者。
    複次,對於著作,講經,非不可為,只要於講時不作講會,著作時不作著作會,無論講經著作皆無動於衷。反是,講時為經講去,著作時為書著去,即不可講經,著作矣。
    心中心法是我等修持之驗方。以仁者之資歷,如確能堅持不間斷地修持下去,徹悟本來定操勝券。但如一曝十寒,或上下座打成二段(即下座時失照不用功)則將辜負仁者之才智矣。
    你夫人很好,宿根甚厚。祝賀你有這樣一位賢內助!願她能堅持到底,從而督促你不斷上進,共證菩提,則「神仙夫婦」之美談將永垂覺林矣!
    承你盛情邀請我赴貴市一行,很可能乘返滬之便,來府拜望諸同仁,藉以暢敘無生。敬祝賢伉麗慈愛日增。
  57. 來信所說不住二邊之意甚好。於動境中,略有走著,此是初明心地人難免的現象,只要綿密覺照,不斷地在境中鍛煉,即能如古德所云:「夜半鐘聲隨扣擊而無著,寒潭月影觸波瀾而不散。」了。
    於趙州上堂語,「明白、護惜」處,豁然有悟,心境空寂,明瞭無滯,還落在「明白」處??如有「明白」在,卻又非也。
    修心中心法一小時後,你心總不安,心尚未平故。一開始不妨稍緊,隨後即順勢放鬆而消亡,則無不安之弊矣。
    又心安境空了,即不須時時修心中心法而改用保養功,間或修一座心中心法,看看心境是否有二樣。如修不修均一致,無有異樣,則證明功夫無二橛之弊。不然者,則要多修心中心,俾偷心死盡,方能成道也。
  58. 腳跟立不穩,聽人左右,實未開悟。假如真開悟,活佛當前,亦不動搖。某先生寫的《楞伽大意》,我看了一點,說得不錯,他所說的和我們所講並無差異。人有利鈍,法無高下。究竟與否,全看修的人能否通身放下,絲毫無著。假如時時在計算得失,念念不忘名利,任你最高妙的無法之法,也不究竟。你要真究竟,是無修、無得、無證。假如某先生還有法在,也不究竟。
    我們一不為名聞利養,二不為分宗立派。有緣度人,無緣自度,不和人家紛爭較量。望仁者深體之!
  59. 學佛貴心悟,時時處處徹見自性,不為事、物、境所牽流。此是誕生王子,將來必定貴為天子﹙成佛﹚。其假法修者,皆落二落三,屬週邊功勳位。任你神通再大,也不過是王、侯之位,焉能升為天子!
    因一切事、物、境皆我靈妙真心的妙用顯現,故眼見一切事物時,只見本性,不為影像所擾。時時如是觀照,此真用功者也。功夫純熟時,脫落觀照,則歸家穩坐矣。
    不明此理,在功勳位上著眼,任你修什麼法,任你怎樣勤苦用功,因有法在,將來也不免俯首稱臣,真是冤枉也。悲矣!
  60. 功夫用到進不能進,退不能退,正是好消息到來的時節。這個知進而不能退的是誰?當下回首一鑒,則百媚生矣!
    古德到此,比喻為「狗子舔油鐺」,蓋欲舔不得,欲捨不能,是進退不能時節也。此時只需將此不知如何是好的急切煩躁之心,息下一觀,則狗、鐺皆空,進退烏有,當下偃旗息鼓,慶快清平矣!
    望好自努力用功,時時保護本來,不讓其粘染物境,即能打成一片。苟不如斯,打七亦成徒勞矣。
  61. 關於平常心是道,本來即此知冷知暖、知饑知渴之靈知之心即是我人的本來面目。既不用向外追取,更不可著半點神奇。尋常日用隨緣起倒,無取無捨、無瞋無愛。古人所以說:「穿衣吃飯即是!」但稍一著境,有所留住,便又成「舉心動念便非」矣!
    來函說「目前可否暫居此境,待力量充足再去之。」這豈不成了「有所留住」。心有所住,便成妄想,養妄想而成道,猶如煮沙而望成飯,何可得哉!
    目前力量不足,可勤於觀照,不令有所住著,整日寂寂惺惺,惺惺寂寂。切不可放逸,住於安適之境而沈於隱妄幽境,直至最終的失敗!
    能悟為悟道之端,果能隨解悟而力矯粘著物境之妄情,時時處處著力觀照,才有念起,即便覺察,不只在口頭、文字上用功,久久便能達到來函所說「分別心歇,大道現前」之境。
    佛說一切法,為度一切心。法法皆幻,故說法本無法。又說法法平等,無有高下。而今人妄生分別,說此好彼壞,喜此厭彼,皆心不平等故。你處當然也不例外。弘法須視時節因緣,不可勉強。
  62. 關於能力問題,最要緊的是知見正,修法有心得。不親證本來,就不能為人點開金剛道眼,甚至將人引入死胡同,導入旁門左道而耽誤別人。你現在能在修法與理論上指導人,這就夠了,其他還要什麼?初接引人,不免有些膽怯、生疏,但經歷久了,這些現象就會消失。
  63. 其實這紅教的大圓滿法,前半部分的「徹卻」就是心中心法的見性。因「徹卻」有很多修法,根性差者,需用有相過度。反之,直下三空相應,無修無證無散亂,一切法不立,就是禪。修心中心法見性後,還要用什麼「徹卻」法?至於「妥嘎」,乃宗下的向上法。果能於見性後綿密保任,不多久方能大放光明,朗照十方。但「妥嘎」多個方便迅速圓成罷了。要修「妥嘎」,必須於見性後方能進行。因心不動,方能用光導引。導出光後,方能不著相。否則會住在光上,成為光妄。
    你年紀還輕,不必忙於閉關。現在需要你去教導初機學生,還是一面修法,一面教導學生再說。現將來信問題答復如下:
    ( 1 )你現在閉關的機緣不成熟。
    ( 2 )要閉關修妥嘎,需朝南,以便看太陽、月亮。旁邊還要有大水,以便坐在水邊看水光。還要有電燈、看燈光。更要環境清淨,無吵雜聲。
    ( 3 )道糧準備充足。更要緊的是身心清淨,毫無罣礙,否則閉關要著魔的。
    ( 4 )關於居士指導出家人的事,世俗多有偏見。認為居士身份不及僧眾尊貴,應該排在僧後,不能和比丘相齊並論,更何能教導僧眾?殊不知僧寶乃依佛法修持有得,戒律精嚴,堪為人師者也,非關出家與不出家也。再說僧有二種:一者出家剃發,染衣,為小乘羅漢僧;二者依佛三學修持有得,不剃發,著俗人衣,為大乘菩薩僧。〔參自《佛學大辭典》僧條二種僧〕所以你不必膽怯,儘管理直氣壯地教導。假如你要出家,要取得家人同意。你們夫婦同修佛法,不作世俗夫婦想,是最上的菩提眷屬了。
    ( 5 )心中心法最好再多修些時間,這樣腳跟穩健,不為境轉;不然者,力量較差。雖有悟處,於順逆境不得自在,終將淪為悟後迷也。
    ( 6 )光照一現不再現,看來靜功尚差。應多多修法,修至身在光中,不覺有光,渾化相忘才可矣。
    ( 7 )有厭煩即有喜悅,都是相對的妄相。我們應該既無喜悅也無厭煩。趙州云:「'佛'之一字,吾不喜聞。」尚為諸禪德呵斥,何況厭煩文字耶?
    ( 8 )某某與愛人感情有裂痕,不是修雙身法能補救的。雙身法不是夫妻行淫,而是有功夫的人作了脫生死的考驗。雙方都要能有懸崖勒馬的功夫,精不走漏才行。否則,便是行淫下地獄了。
  64. 來信已閱。知你對修法的過程有些模糊不清,茲就來問,逐條回答如下:
    ( 1 )未能透過「清閒」這一關。關於此點,只要知道著清閒亦是病,不去著它。眼下雖不能一時除盡,但努力做去,久久自然能消盡,不必急在一時。如不知是病,以為清妙,則內守幽閒、墜入迷惘矣。昔藥山坐石次,其師石頭問:「你做什麼?」藥山曰:「什麼也不為。」頭曰:「什麼也不為,莫非閑坐麼?」山曰:「閑坐即為也。」頭曰:「如是,如是。」你看他師徒對語,可見落在清閒處,即非是矣。
    ( 2 )記憶力忽好忽差,此用功人未翻身之通病。等你死後復蘇,即無此病矣。
    ( 3 )講課緊張心跳:﹙1﹚未習慣;﹙2﹚愛面子。恐怕講得不好;﹙3﹚背包袱上陣。有此數端,豈有不心跳之理?此皆著相,心未空盡之病。你但一切放下,如入無人之境,無講與聽講者,則心平氣和,妙義油然而生矣。
    ( 4 )打坐昏沈。如睡著即無用。如似睡非睡,內堣握F了分明,乃昏定。此時不用提持,如投石水中,任其一沈到底,則豁然開朗。一提反而壞事。日間事務多,打坐不得力,乃定功不夠也。所以做事時不作做事想,方可心空無住也。
    ( 5 )「外境來時,感覺靈敏,念起即覺,但想要去掉卻難。」此語矛盾,果能念起即覺,還要去個什麼?《圓覺經》云:「知幻即離,離幻即覺。」既然妄念起時已經覺了,妄念即化於無形,根本沒有東西了,還要除個什麼?如果說,妄念起時雖已知道,但還在頭腦婼L旋不去,那你根本未覺,還是著在相上。那就要禪錘打死這著境的妄心。你如用「忘」字得法,大可用之。
    ( 6 )授課應該備課。但不要執著,穿衣吃飯,無取無捨,一種本懷自盡,即是大道。遇不平常處,凜覺而化之。此等工夫,原不是一蹴而就的,須經千鍾百煉才行。你還年輕,只要努力向這個目標奮鬥,自有水到渠成之日,望你好自努力。
  65. 功夫做到空沈死寂;講課、寫文章時腦子也不好使了。這些是你將有一個飛躍進步的前奏。不要害怕,盡力同它磨拶過去,自然獲得「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美妙風光。
  66. 來信說,「此次經歷大有進步,超越了許多心理上的障礙,於諸事緣上自在多了。」本來一切障礙,俱為「有心」;心如空淨,即無罣礙。修法悟道,即為空卻此「心「,不在於得神通玄妙也。
    今之學道者,都在求神通玄妙,而不知空心,以致走入歧途,實可悲也。心不空淨,即或發神通;非但不得自在,而且多一層障礙。於學佛有損無益,是又不可不知也。
    初一你去河北,對諸禪者,隨宜談話,當說禪者說禪,當談密者談密,不必拘於一格。因法無定法,因人而異。我為法王,於法自在,而不為境與人所障也。
    心地法門是誕生王子的。先識自本心,見自本性,然後立定腳跟,勤除舊習,不為任何邪說動搖,將來一定成佛。若用法修什麼神通,那是週邊功勳位,任你怎麼功勳高大,也只不過是封王封候,不能為帝﹙成佛﹚。暫時神通未發,心堣ㄜn自屈,以為不如人家,而畏畏縮縮。要堂堂正正地稱性而談,因人而異,隨宜施教。
  67. 為人師表確實不易,既要任勞任怨,又需受各方面的排擠、妒嫉。但這是好事,不這樣怎麼能把自己的習氣磨煉光?所以在度眾生的過程中才能了塵沙惑,不是靜坐不動能夠辦到的。經云:「依於眾生方能成佛」,良有以也。
    你不要灰心,古人聞過則喜,可改進也。對各方來言,仔細分析,有則改之,無則加勉,則德日進,道日增矣。
  68. 梅雨季節,上海氣溫還算風涼,一周後出梅,即將熱浪侵襲而氣溫高漲矣。惟做功夫人須於冷、熱、寒、暑,順逆境界中鍛煉,不為所擾,方於生死岸頭得大自在。

 

 

 

法源法園法緣法圓法援
心中心法金剛上師上師論著上師開示紀念專輯

<<目錄 五、禪偈撮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