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經抉隱


六、證知分

故知般若波羅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無上咒,是無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實不虛。

這堶n點明一個「知」字的妙用。「故知般若波羅蜜多」的「知」,即是了了覺知,表悟後的意境。這堨擐簻O轉而為有了,要知道這個「知」字也是法,也是性空緣生,暫時的法用而已,實是知而無知、有而不有、生而不生。所以說,不明無生的道理,就不能證知真空佛性的真諦。前面說一個「空」字,是般若的體;現在說一個「知」字,是般若的用。因為般若的智德妙用,無可形容,無可言表,所謂「言語道斷,心行處滅」,唯有神會、唯有心契,這正是冷暖自知的時候。

「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無上咒,是無等等咒。」這是讚歎般若的殊勝智德妙用。因已無法用世上的任何語言表達,故以具無量威神之力的四咒來表法義。現在又說般若波羅蜜多是咒,緣由即在於此。咒是密意。決定如是、真實不虛曰咒,如軍令之嚴肅。以無所不包為之大;以無所不通為之神;以無所不照為之明;以無可再加為之無上;以無可對比、無可等持為之無等等。空不偏空,有不實有,於寂滅無住的性體中能啟發琩F妙用,故曰「能除一切苦」。這個苦就是五住煩惱的苦因和兩種生死的苦果。「真實不虛」者,是說般若有如此殊勝的妙用,是真實的,而非妄語。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真實而無虛假的。請想,世上哪一個人沒有罣礙痛苦?那麼,哪一個人又能離開佛法呢?佛法又何曾是迷信呢?

以上經文所說的體和用,要親證才能得知,不是靠理解文字就可以知曉的。所以行人必須從自性上用功夫,真參實究。經文只不過是標月之指,借來考證考證罷了。總而言之,心通才是最大的神通!心若不空,則不能通,不通就不能明,不明則一切智慧被無明所覆蓋而不能顯發。《心經》正是說明了:心若到了真空的境界,自然會有無上殊勝的力量。心若真正空了,就不僅是原有苦厄被解除,而是一切苦厄無所依附(度一切苦厄),即根本沒有苦厄,哪里用除呢?

自《心經》正文起,到本句為止,都是顯說。以下則為《心經》的密說。

 

 

 

法源法園法緣法圓法援
心中心法金剛上師上師論著上師開示紀念專輯

<<目錄  乙六  下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