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方廣圓覺修多羅
了義經抉隱

 

於是清淨慧菩薩在大眾中,即從座起,頂禮佛足,右繞三匝,長跪叉手,而白佛言:大悲世尊,為我等輩,廣說如是不思議事,本所不見,本所不聞,我等今者蒙佛善誘,身心泰然,得大饒益,願為諸來一切法眾,重宣法王圓滿覺性,一切眾生及諸菩薩如來世尊,所證所得,云何差別,令末世眾生聞此聖教,隨順開悟,漸次能入。作是語已,五體投地,如是三請,終而復始。

爾時,世尊告清淨慧菩薩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乃能為末世眾生,請問如來漸次差別,汝今諦聽,當為汝說。時清淨慧菩薩奉教歡喜,及諸大眾默然而聽。

善男子,圓覺自性,非性性有,循諸性起,無取無證,於實相中,實無菩薩及諸眾生。何以故,菩薩眾生皆是幻化,幻化滅故,無取證者,譬如眼根,不自見眼,性自平等,無平等者,眾生迷倒,未能除滅一切幻化,於滅未滅,妄功用中,便顯差別,若得如來寂滅隨順,實無寂滅及寂滅者。

善男子,一切眾生從無始來,由妄想我,及愛我者,曾不自知念念生滅,故起憎愛耽著五欲,若遇善友,教令開悟淨圓覺性,發明起滅,即知此生,性自勞慮,若復有人勞慮永斷,得法界淨,即彼淨解為自障礙,故於圓覺而不自在,此名凡夫隨順覺性。

善男子,一切菩薩見解為礙,雖斷解礙,猶住見覺,覺礙為礙而不自在,此名菩薩未入地者隨順覺性。

善男子,有照有覺,俱名障礙,是故菩薩常覺不住,照與照者,同時寂滅,譬如有人自斷其首,首巳斷故,無能斷者則以礙心自滅諸礙,礙已斷滅,無滅礙者。修多羅教,如標月指,若復見月,了知所標畢竟非月,一切如來種種言說開示菩薩,亦復如是,此名菩薩已入地者隨順覺性。

善男子,一切障礙,即究竟覺,得念失念,無非解脫,成法破法,皆名涅槃,智慧愚癡,通為般若,菩薩外道所成就法,同是菩提,無明真如無異境界,諸戒定慧及淫怒癡,俱是梵行。眾生國土,同一法性,地獄天宮,皆為淨土,有性無性,齊成佛道,一切煩惱,畢竟解脫,法界海慧,照了諸相,猶如虛空,此名如來隨順覺性。

善男子,但諸菩薩及末世眾生,居一切時不起妄念,於諸妄心亦不息滅,住妄想境不加了知,於無了知,不辯真實,彼諸眾生聞是法門,信解受持不生驚畏,是則名為隨順覺性。

善男子,汝等當知,如是眾生已曾供養百千萬億琲e沙諸佛,及大菩薩,植眾德本,佛說是人,名為成就一切種智。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清淨慧當知,圓滿菩提性。
無取亦無證,無菩薩眾生。
覺與未覺時,漸次有差別。
眾生為解礙,菩薩未離覺。
入地永寂滅,不住一切相。
大覺悉圓滿,名為遍隨順。
末世諸眾生,心不生虛妄。
佛說如是人,現世即菩薩。
供養琩F佛,功德已圓滿。
雖有多方便,皆名隨順智。

清淨慧問意,謂如是不思議事,本所不見不聞,故有細惑,今蒙一一開示,諸疑已盡,身心泰然,得大安穩矣,但由凡夫至佛位,因地既異,則果地圓成,自有差別,應如何圓滿證覺,請佛重為宣說,使皆隨順悟入也。

佛首答云,圓覺自性,非性性有,是言圓覺性者,非關前五性輪迴差別之性,乃本來具有之性,惟不守自性,隨諸五性而起,所謂法身流五道,覺性隨差別性而轉也。譬如火,是圓覺自性,火之忽而燭照,忽而焚如,忽而烹煮,差別不等,而火之本體圓覺,隨緣而轉,用雖差別,體則不動,就不動不變之實相而言,火雖現種種幻化,實無取證與取證者,因此無菩薩無眾生。何以故,因皆幻化故。幻化若滅,畢竟無取證者矣,況菩薩眾生,相對假名,名皆空故,本體平等。無平等者,只因眾生顛倒,執幻為實,應除者未除,應滅者未滅,妄計功用而顯差別。圭峰大師云,七地已還,皆是夢中修道,必圓明證悟,始知煩惱本無,所謂能斷之智慧功用,與所斷之無明,同屬虛妄,如夢中以藥治病得痊,醒後藥病兩空,故言功用亦妄也。

次說若得如來寂滅,則隨順矣,隨言相應,順言無乖,與體既合,實無寂滅及寂滅者,蓋明一切如來同證此本來寂滅之理,與根本隨順相應,則能所雙空,以心本無生,不見有寂滅之法,與能寂滅之我,更有何物,滅之令寂,此極言根本不可得,從何處妄分差別,今言差別性者,亦不得已而依妄假說,下列分論如次:

一、凡夫 一切眾生,從無始來,執我妄想而滋我愛,不覺其念念生滅,分別憎愛,貪著五欲,五欲者,財、色、食、名、睡也,長此沉淪,永不脫離,若遇善知識,教令開悟,施以聞薰,彼則覺性發明而成內薰,始知一生無刻不在迷時,妄想起滅,自性空自勞慮,倘能勞慮永斷,心無妄作,則法界自然清淨,惟云清淨,尚有此淨解,淨解繫縛,不名究竟,亦自成障,因作意於覺,故非自在,此凡夫之覺境也。

二、末入地菩薩 一切菩薩,覺知前之淨解為礙,而欲斷之,此覺復成為見,覺見為礙,致不自在,亦非究竟,此末入地菩薩之覺境也。

三、已入地菩薩 凡有照有覺,都是法障,故菩薩常覺不住,此言時時在覺,不再著意於覺照,能所既空,無照與照者,以皆同時空滅故,蓋根已斷,更無能斷所斷,如人自斷其首,首已斷故,無能斷者,而佛說法,如標指月,意在標外,若復見月,則知所標,畢竟非月,如來一切開示,無非言詮顯理,亦同此無著,畢竟無說無聞,此已入地菩薩之覺境也。

四、如來 至如來境界,乃究竟地,智明圓覺,了無分別,以常寂不動故,一切都無所謂,無對待,平等本際,無諸相,諸法空相。根本既明,知一切障礙,亦究竟覺;知得念失念,無非解脫;知成破一如,皆名涅槃;知愚慧假立,通為般若;知菩薩外道,無邪無正,同是菩提;知無明真如,本一境界;知戒定慧與淫怒癡,俱是梵行;知眾生國土,同一法性,地獄天宮,皆為淨土。以諸法無相,猶如虛空,識性既空,煩惱何縛,畢竟解脫,以畢竟解脫故,不問其有性之三乘性人,無性之闡提性人,一齊成佛,並且非造作而成,畢竟本來成就,無凡夫,無菩薩,無如來,本際平等,此如來之覺境也。(觀此若無驚怖者,其人即是已成就者)

五、總結 諸菩薩及末世眾生,但應如佛所教如下:

(一)於一切時一切處,不起妄念,即不攀緣外境而起分別。

(二)於妄心忽起時,亦不制止,只是不理,這不理,正是一念覺轉,便銷於無形,若加制止,冀求息滅,等於妄上加妄,如欲止響而反揚聲也。

(三)於妄想境,不加了知,因一加了知,即入比量分別,現量迷矣。經云:非幻成幻是也。但此係已證圓覺者,方能照顧,知心體本自圓明本覺,何必知上加知。古德詩云:欲除煩惱重增病,趨向真如亦是邪。即此意也。

(四)於無了知,不辨真實,無了知者,無能知也,能知既無,不必再分辨真實也,言真實者,是分別所得之果,能知既寂,真實即知,既真實即知,誰知真實,不必再加辨別,是在不惑後任之自然而已。

(五)聞是法門,能不驚怪疑怖者,正是決定信解,決定受持,體達分明,坦然合道,此真覺性相貌,無可不可,故曰,雖有多方便,皆名隨順智。

再次,佛說此等人即是佛,已成就一切種智,非過去生供養無量琩F諸佛菩薩,植眾德本者,不能如是,行者當知,此是果地證得後之境,故曰現世即菩薩,能辨於此,即是慧目清淨。

此分說由凡夫至佛位,言本體則絲毫不二,本無聖凡之別,但迷悟不同,約迷而說,遂有深淺,覺性和之隨順,便有種種差別,然一切關係全是性上事,離心地法,實無從辨,菩薩豈有外相可表現者哉。今之學者,每多方人之病,曰某也佛,某也魔,不知慧目未開,諸見未淨,故不能平心靜氣耳。

 隨也。

 愛取也。

五欲 財、色、食、名、睡五種貪欲。

勞慮 煩惱。

 指示。

梵行 戒體也。

 下種栽植也。

一切種智 佛智也。

入地 登地菩薩。

 

第七頁│共十四頁

 

法源法園法緣法圓法援
心中心法金剛上師上師論著上師開示紀念專輯

<<第一頁    至下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