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方廣圓覺修多羅
了義經抉隱

 

◎ 總抉

如來說法,所謂圓音者,謂說者應機而施,於法無不圓滿周密,聞者無不心領神會,隨機而啟,得大明悟也。此經說怯,係就最高處落墨,最究竟處下手,先說體,後說用,先言本來,謂眾生本來是佛,本來不病,但無始來,不知何時染病。次言病狀,次言治病法,再次言藥病,以及求醫方法,最後仍歸到本來,令人證悟自己圓滿覺性,如是如是。

初分婆伽婆入三昧正受,見眾生清淨覺地,本際同一平等圓滿,了斯義者,有同見同行之十二上首菩薩,乃至十萬人俱,同住如來平等法會,即此便是圓覺道場矣,正不必再啟此一幕幻劇也。然而座中有末徹悟者,悟有深淺者,欲流布於後末世者,不得不再請伸說,說必再三啟請,為重法故,於是二字,乃承上啟下之詞,開示種種法門,而各菩薩之諮詢,亦隨機而請,先後不紊,說者問者聞者,無不圓合,此其圓音歟。

文殊啟請之旨,為修行法門,不外理悟事證,而成佛因地法行,從何下手,如何遠離諸病,不墮邪見耶。

佛謂無上法王,即是圓覺一切清淨真如菩提涅槃,皆由此而得波羅密,此法惟菩薩方可教授,非二乘所明。至於一切如來因地法行,無不依圓照清淨覺相而斷無明,無明斷,方成佛。所謂無明者,非實有體,眾人執妄,認幻為真,故有輪轉,此名無明,若要頓出生死迷夢,在一知字,知是空華,即無輪轉,亦無身心受彼生死,非是故作造成,以本性元是空寂,本來不有,所以知覺如幻如虛空。但亦不可說無知覺性,有無都不著,斯是淨覺隨順,以因地本虛空故,不動故,無起滅知見故,究竟遍滿故,末世眾生,依此而修,則不墮邪見,此極言其未病前本來面目也。上上根人一聞於耳,即巳徹悟,但中下根人,於正病時,應如何修乎,既知身心是幻,云何以幻還修於幻,幻性若盡,則無有心,誰為修行而永離諸幻,得解脫耶,此普賢問意也。

佛謂一切原是幻,但種種幻化仍從如來圓覺妙心所自出,一切幻法,似有生滅來去,覺心始終不動,只要遠離幻境,惟遠離之念,亦是幻境,念上之念,無非是幻,要無所離,即除諸幻。然而非斷滅也,知幻即離,不作方便,離幻即覺,亦無漸次,這覺知,即非斷滅,依此而修,乃能永離諸幻,此以覺慧破幻無明之法也,但幻又如何離法,如何下手,如何以事合理,普令圓證乎,此普眼問意也。

佛謂如欲淨圓覺心,應當正念,即是遠離諸幻,先依奢摩他行,取靜室,得良伴,存心思惟,再起三摩缽提,觀自身四大之幻,觀自心緣影之幻,一切幻滅,而非幻不滅之常性顯露,由體起用,先由對治入手,次入無所對,再入無能對,能所兩空,幻心影滅,十方清淨,根身器界,無不清淨。諸法清靜,是名實相,由此一身多身清淨,一世多世清淨。清淨者,不動也,遍滿也,以不動遍滿故,即是無壞無雜,此是巳成就者,已成就故,即不受一切法所拘,其光圓滿,無憎無愛,亦無修與成就,琩F佛世界,亦如空華之亂起滅耳。層層打開,始知眾生,本來成佛,生死涅槃,猶如昨夢,既知是夢,則生死涅槃,無起滅來去得失取捨等幻相矣,何以故,一切法性,平等不壞故,今言修者,亦不過如是如是而已,連說七個如是,意味深長,豈可言表。然而眾生本來成佛,何以復有無明耶,成佛而有無明者,即今一切如來,異日亦必再有無明矣,應如何啟秘密藏,得決定信乎,此金剛藏之問意也。

佛言一切世界之始終生滅,眾心之相續取捨,種種都是輪迴,以輪迴心辨別圓覺,連圓覺性亦同此輪轉矣,如雲駛月運,舟行岸移,不知誰止誰動。汝心未淨,以不淨心,觀佛圓覺,始終糊塗,故生此惑,不知空華雖生滅,空性無壞雜,無明之有無,與覺性無關。眾生如金礦含砂,砂銷金現,金本來有,不因銷而有,不應說本非成就,及既成金,不再轉礦,佛故不再起無明矣。以聲聞境,尚難測知此意,何況凡夫以思惟心,測不可思議之圓覺乎。故惟先斷輪迴根本,開大智慧,則一切皆破,若以妄心分別,正同空華結空果,多諸巧見,無有是處。非正問云,此極言圓覺本體不動,非關無明之有無也,然而銷金之法究如何,欲斷輪迴,有幾種性,修佛菩提,有幾等差別,入世度生,究有幾種方便,此無上知見,又如何圓悟,此彌勒請問意也。

佛言一切眾生輪迴起病之因,只一愛字,由事愛入分段生死,理愛入變易生死,造此六道之業,及知愛不可有,棄愛樂捨,此亦是愛,皆非聖道。至於菩薩,以度生大願,故入生死,種種方便變化,非貪欲之生死也,末世眾生,能捨一切欲愛,自能證清淨覺,若論覺性,本無差別,以貪欲故,遂分五性:一凡夫性,二二乘性,三菩薩性,四不定性,五闡提性,如得善友,得聞正法,根無大小,一體成佛,汝等當發大願,願住佛圓覺,求善知識,勿值外道,依願修行,則登大圓覺妙莊嚴域矣。此極言斷愛見即斷生死,但究竟如何斷愛,還請重宣以明所證得之差別,令之漸入,此清淨慧之問意也。

佛言論圓覺性,本體不因五性而有差別。惟性隨綠起,假分有五,於實相中,眾生菩薩皆是幻化,只因眾生迷倒,未除一切幻化,於妄功用中,顯此差別耳,眾生執我,妄取五欲,五欲者,財、色、食、名、睡也。遇善友開示,即知此生,空自勞慮,此初覺之覺,雖是淨解,亦自成障,故不自在,此凡夫之覺境也。菩薩既覺矣,尚有覺見,覺見為礙,亦不自在,此未入地菩薩之覺境也。及至明了,有覺有照,都是障礙,如能常覺不住,能照所照皆寂,如標指月,不復執指,諸礙已滅,此入地菩薩之覺境也。及至圓通不二,遊戲自在,了無罣礙,等同虛空,此如來之覺境也。汝等於一切時一切處,不起妄念,於妄念來時,亦不著意息滅,任運自然,不加分別,無分別,則無能知,所知自寂,真實如何,亦可不必再辨耳。聞此法門,能不驚怖,是真覺境,然此等人,已曾供養無量數佛,植眾德本,可謂已成就一切種智者矣。此極言妄功用中,顯此差別,但因緣不同,隨方各異,所修之法,與能修之人,約有幾種耶,尚求佛開示方便法,令速證入大圓覺海,此威德自在之問意也。

佛謂一切法,同體平等,不論聖凡,修行法門,無非智悲雙運,離相除見,實無有二。若言方便,種種隨順,數則無量,然必先明悟圓覺本性而後可修,即悟後正修是也。約有三種,一者修止,由靜極而發慧,念澄覺現,自覺種種塵擾煩動而滅之,內發寂靜輕安,如鏡明影現,內外交徹,所謂琩F諸佛入我身,我身常入琩F佛也;二者修觀,諸菩薩以淨覺心,知一切皆是幻化,即以幻除幻,開化幻眾,便能內發大悲輕安,而此幻觀,隨起隨棄,如土生苗,苗生米穀,及有收穫,苗土皆棄是也;三者修禪定,直證心田,了知身心皆為罣礙,內發明照,超然無礙,如金器之鍠然發音,不相留礙,便得寂滅輕安是也。此三法門,趣入圓覺,最為親切,十方如來,及諸菩薩,無不依此修證矣,此言修行法之綱領,然此三門究如何修乎,應專修乎,齊修乎,抑有先後方便乎,請再開示,此辨音之問意也。

佛謂論本體,願無能修所修,惟依幻修幻,約有二十五種定輪,或單或齊,或先或後,或圓修三種。可至誠懺悔,求佛加持,將二十五輪各安標記,隨心取一而修,以期專一。此三法,皆屬禪定云,此根本已得,大事已明,但習氣仍在,此一大關鍵,為悟後正修之門,習氣即是業障,如何而可掃蕩淨盡耶,此淨諸業障之問意也。

佛謂病根只在我人眾生壽者四相,即微細之法見,仍屬是我,如眼中有一粒砂子,即不名淨,並且愈勤精進,愈增諸病,粗分之病為諂曲嫉妒,細分之病為妄起所知,故必斷我相我見,使一切寂滅,方入清淨覺海,但必求善知識云。此分說眾生病根,深入骨髓,非以藥治之不可,但多藥又成為病矣,後末世只知修而不知修時所得之病,則將求何等人,修何等法,除何等病乎,此普覺問意也。

佛謂當求正知見人,所謂正知見者,在其人之意境而不在外相,伊雖遊戲自在,示有諸過,卻可方便度眾,非具慧眼,不能認識,否則失之交臂矣。見如是人,當不惜身命以供養之,不可因其親我而喜,疏我而怨也,能如是,則可接近得益,而善知識者,先應離作止任滅四病,以此四法,法而非病,在初不可不用,用之過當,則死執不化,復又轉為病矣。末世眾生,以憎愛二見未淨,我相不除,不能解脫,故當發平等大悲心,願度盡眾生使皆成佛,而我不著度生之念,方不墮邪見矣。佛說至此,一切修法,可稱周至。但修此三觀之前,以何加行為先,使之圓修乎,此圓覺聞意也。

佛謂此可剋期決定以修成之,可自立限期,不必依小乘儀軌,自在修習,切不可執取小法,自得圓過,如所修不成,必因夙障,仍當懺悔,除憎愛嫉諸病,心不放捨,漸次求證。此極言欲求圓證,非痛切不可,此生決可成就,但不可取小乘境界,又不是廢戒,至此理事雙融,覺行巳圓,無可再說矣,觀止矣。然假名不可廢也,若無名字,後末世眾生將何依據而流布乎?此賢善首問意也。

佛謂此經只與修證人道,為入如來地之決定者,非我佛一人所說,乃百千萬億琲e沙佛同此說也,三世如來,同此守護,同此眼目,惟佛與佛,乃能證知。此法統攝群流,九界眾生,無不攝受,功德較量,不可比擬,有人信心不逆,雖在末世,其人福慧,已與佛等,故當守護之,以圓功德。佛說至此,一切魔眾,尚發心供養,轉入大慈,可以入而不如吉槃荼乎。釋義竟。

整理者按:此篇前原有『凡例』四條,茲附載於下:

一、此經係王驤陸居士第二次在印心精舍主講,與初次講法不同,抉取十二分精義而圓合之,故分十二分,最後復有一總抉,務使讀者一目了然。凡經內隱義無不指示詳盡,故名圓覺經抉隱。

二、讀此經者務當注意圓觀二字,不為自己情見所囿則可深入矣。

三、讀此經前不必先看講義,可先將經文讀過,參自心所解者其義何若,然後再合參之,必於心地法證得不少。

四、本舍同人多半因修心中心法而明心地,由密入禪歸證淨土,皆我大愚法師慈悲法施之德。飲水思源,敢忘所自。謹將大師所作解脫歌附印於後。凡證圓覺者必大解脫,以圓覺精義盡在歌內,了義者自會得。

 

第十四頁│共十四頁

 

法源法園法緣法圓法援
心中心法金剛上師上師論著上師開示紀念專輯

<<第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