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方廣圓覺修多羅
了義經抉隱

 

於是淨諸業障菩薩在大眾中,即從座起,頂禮佛足,右繞三匝,長跪叉手,而白佛言:

大悲世尊,為我等輩演說如是不思議事,一切如來因地行相,令諸大眾得未曾有,睹見調御,歷琩F劫勤苦境界,一切功用,猶如一念,我等菩薩深自慶慰。

世尊,若此覺心本性清淨,因何染污,使諸眾生迷悶不入,唯願如來廣為我等,開悟法性,令此大眾及末世眾生,作將來眼。作是語已,五體投地,如是三請,終而復始。

爾時,世尊告淨諸業障菩薩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乃能為諸大眾及末世眾生,諮問如來如是方便,汝今諦聽,當為汝說。

時淨諸業障菩薩奉教歡喜,及諸大眾默然而聽。

善男子,一切眾生從無始來,妄想執有我人眾生,及與壽命,認四顛倒為實我體,由此便生憎愛二境,於虛妄體重執虛妄,二妄相依,生妄業道,有妄業故,妄見流轉,厭流轉者,妄見涅槃,由此不能入清淨覺,非覺違拒諸能入者,有諸能入,非覺入故,是故動念及與息念,皆歸迷悶。

何以故,由有無始本起無明,為己主宰,一切眾生生無慧目,身心等性,皆是無明,譬如有人不自斷命,是故當知,有愛我者,我與隨順,非隨順者,便生憎怨,為憎愛心養無明故,相續求道皆不成就。

善男子,云何我相,謂諸眾生心所證者,善男子,譬如有人,百骸調適,忽忘我身,四肢弦緩,攝養乖方,微加鍼艾,即知有我,是故證取方現我體。

善男子,其心乃至證於如來,畢竟了知清淨涅槃皆是我相。

善男子,云何人相,謂諸眾生心悟證者。

善男子,悟有我者,不復認我,所悟非我,悟亦如是,悟已超過一切證者,悉為人相。

善男子,其心乃至圓悟涅槃俱是我者,心存少悟備殫證理,皆名人相。

善男子,云何眾生相,謂諸眾生心自證悟所不及者。

善男子,譬如有人作如是言,我是眾生,則知彼人說眾生者,非我非彼,云何非我,我是眾生,則非是我,云何非彼,我是眾生,非彼我故。

善男子,但諸眾生了證了悟,皆為我人,而我人相所不及者,存有所了,名眾生相。

善男子,云何壽命相,謂諸眾生心照清淨覺所了者,一切業智所不自見,猶加命根。

善男子,若心照見一切覺者,皆為塵垢,覺所覺者,不離塵故,如湯銷冰,無別有冰,知冰銷者,存我覺我,亦復如是。

善男子,末世眾生不了四相,雖經多劫勤苦修道,但名有為,終不能成一切聖果,是故名為正法末世。

何以故,認一切我為涅槃故,有證有悟名成就故,譬如有人認賊為子,其家財寶終不成就。

何以故,有我愛者亦愛涅槃,伏我愛根為涅槃相,有憎我者亦憎生死,不知愛者真生死故,別憎生死名不解脫, 云何當知法不解脫。

善男子,彼末世眾生習菩提者,以己微證為自清淨,猶未能盡我相根本。

若復有人讚嘆彼法,即生歡喜,便欲濟度,若復誹謗彼所得者,便生瞋恨,則知我相堅固執持,潛伏藏識遊戲諸根,曾不間斷。

善男子,彼修道者不除我相,是故不能入清淨覺。

善男子,若知我空,無毀我者,有我說法,我未斷故,眾生壽命,亦復如是。

善男子,末世眾生說病為法,是故名為可憐愍者,雖勤精進,增益諸病,是故不能入清淨覺。

善男子,末世眾生不了四相,以如來解及所行處,為自修行,終不成就。

或有眾生未得謂得,未證謂證,見勝進者心生嫉妒,由彼眾生未斷我愛,是故不能入清淨覺。

善男子,末世眾生希望成道,無令求悟,唯益多聞,增長我見,但當精勤降伏煩惱,起大勇猛,未得令得,未斷令斷,貪瞋愛慢,諂曲嫉妒,對境不生,彼我恩愛,一切寂滅,佛說是入漸次成就,求善知識,不墮邪見,若於所求別生憎愛,則不能入清淨覺海。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淨業汝當知,一切諸眾生。
皆由執我愛,無始妄流轉。
未除四種相,不得成菩提。
愛憎生於心,諂曲存諸念。
是故多迷悶,不能入覺城。
若能歸悟剎,先去貪瞋癡。
法愛不存心,漸次可成就。
我身本不有,憎愛何由生。
此人求善友,終不墮邪見。
所求別生心,究竟非成就。

淨諸業障問意,在悟後正修,經云猶如一念,正表悟境,此分已在第九分,可知業障一門,必經過徹悟後,明白根源,於能除業障時,方入正修分,亦必先破無明而除障方有切實辦法也,否則縱盡心力,只是盲修瞎練。業有多種,隨類而現,如三途之惡業,人天之善業,色界天之不動業,二乘之無漏業,菩薩之二邊業,雖有深淺大小不一,但同此成障,迷悶不入。中下根人,不知業之緣起,都由我相,因我相而立四相,法相雖多,法性則一,以業障皆法性上事,諸障若淨,則眼目清淨,但如何而可使諸障淨耶,此淨業請問意也。

佛首先開示謂眾生之所以不能入清淨覺者,原由四相為之障,此我人眾生壽者,名四相,實非我體,而妄執為有,成四顛倒,由虛妄體,起虛妄用,二妄相成,立諸妄業,或憎或愛,妄見流轉,及至於覺,厭惡欲離,貪著涅槃,此亦妄也,以仍未離生滅四相故。

其不能證入清淨覺者,由無始無明為己主宰,自無慧目,動念息念,無一非迷,但與本體真覺,絲毫無關,非可違拒使之不入,而能覺入者,亦非信解行證之功,以覺體非有出入故,覺性嚴然不動故,眾生既以無明為主宰,則身心無一而非無明,堅固執持,終不肯捨,順逆憎愛,無非滋養無明,助之有力,無明既相續不斷,求道何能成就,此其所以為障也。

次說四相:

一曰我相,人初不知有我,如百骸調適,忽忘我身,又如睡著無夢時,皆若無我,及有感觸,微加鍼艾,則知有我,以心有所感覺證取也,即其人於修行證果時,自己能知所證者,為清淨涅槃,此亦是我相,蓋一能字,巳盡我相矣。

二曰人相,謂眾生心悟後,悟所證者,若指對方,即立人相,又離一切我,即是人相,縱其人心已圓悟涅槃,備殫證理,殫者盡也,雖盡一切理,尚未盡所證者,仍是人相,蓋一所字,已盡人相矣。

三曰眾生相,言心自證悟所不及者,非彼非我,超出人我之外,心仍末忘有所了者,名曰眾生相。

四曰壽命相,此言相續不斷之義,自覺一切業智所不自見,執如壽命。

此四相總名曰執我而巳。

次總說若心照見一切覺者,無非是相,無非塵垢,由有此心,見前諸覺,能覺所覺,不離塵故,譬如水是本體性,因妄成冰,以智慧熱湯銷之,湯銷冰盡,水性獨存,智妄具盡,無有知者,若有微細覺在智在,便是不盡。

次說不能入清淨覺之因,一謂末世眾生,不了四相,未明根源,雖肯修道,雖勤苦修道,雖經無量劫勤苦修道,終在有為四相中流轉,不能成一切聖果,因修道以證涅槃為極果,不知有此涅槃見,即有能證悟之我,所證悟之道,均未離我,妄名成就,即非涅槃。譬如有人,認賊為子,真偽不辨,善惡不分,因愛涅槃,即是愛我,愛根潛伏於內矣。又如生死,亦因愛我而憎,愛根亦潛伏於內矣,今取為涅槃相而不自知,一切處,皆受法縛,末世眾生,僅明法身邊事,雖得微證,了知根塵假合,覺性湛寂,而法見未盡,設遇諸境,粗相或易抵抗,若遇微細,則不覺移轉矣。如人或讚許其法,生大歡喜,便欲濟度,人或誹謗彼所得者,便生瞋恨,可知我相堅執潛伏根內未斷,雖修正法,正同末世,雖欲求證,反又取相,故曰正法末世,既正法而又末世者,則末世未嘗不可正法矣,是在取相與不取相,無關正法與末世也。

修道不除我相,決不能證入淨境,是故二字,決絕之詞,無可通融之意。次謂眾生說法為病,以未離於法,即成為病,若知我空,則亦不見有毀我者,我亦無此說者,若知有毀我而我又有所說,此則仍未斷我,我相未斷,四相全在,雖勤精進,反增諸病,是故不能入清淨覺。次謂眾生未了四相,乃欲以如來了義正解為修行,終不成就,蓋我見橫生,無非分別,以有人我得失故,未得於理,自謂已得,未證於智,自謂已證,心增上慢,成為大妄,若見他人勝進,便生嫉妒,根本皆由我愛未斷,是故不能入清淨覺。

次說末世眾生,希望成道,不求內悟於心,惟欲多聞增慧,不知徒增我見,於事無益,但當精勤除伏煩惱,起大勇猛,未得令得,未斷令斷,於諸境前來,不起貪瞋愛慢諂曲嫉妒等病,自他恩愛,一齊寂滅,如是入於正軌,漸可成就。但須求善知識以為導師,方不墮於邪見,若別有所求,仍不離憎愛,則終不能入清淨覺海。但當二字,亦決絕了當之詞,海乃汪洋無際義,大自在遊戲之地,總之業障粗細,惟存我相,雖臻等覺,亦有餘習,不名為淨,必理事雙融,人法兩空,乃稱淨業。

調御 指佛。

 滋長也。

相續 無明與憎愛亙薰不斷也。

 骨節。

 急也。

 慢也。

攝養 調伏。

乖方 不合宜也。

 盡也。

誹謗 腹誹口謗也。

 同憫。

 取媚也。

 不平直也。

嫉妒 忌刻也,修行中最下之劣性。

 

第十頁│共十四頁

 

法源法園法緣法圓法援
心中心法金剛上師上師論著上師開示紀念專輯

<<第一頁    至下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