楞嚴咒的功德功能和功用

 

阿難!是佛頂光聚,悉怛多般怛囉,秘密伽陀,微妙章句。出生十方一切諸佛,十方如來,因此咒心,得成無上正遍知覺。

譯文 :阿難!這個佛頂光明中化佛所說的〈註一〉白傘蓋〈註二〉秘密微妙〈註三〉伽陀章句〈註四〉能出生十方一切諸佛。十方如來因此咒心,得以成就無上正遍知覺〈註五〉。

註一 :顯最勝無上,最妙無量之義。
註二 :按起信論一心二門釋此,白為眾色之本,即是心真如門,包含心性不變之義,故名為白。傘蓋為展覆之具,即是心生滅門,指心性有隨緣之義。摩訶為大,起信論說“是心則攝一切世間出世間法,故名為大。”依本經之義,白是彌滿清淨,中不容他,即指空如來藏。傘蓋籠羅萬有,蔭覆十虛,即是不空如來藏。彌滿清淨,中不容他,並不妨礙籠羅萬有,蔭覆十虛,而籠羅萬有,蔭覆十虛,也不礙彌滿清淨,中不容他,即是空不空如來藏。如此三藏不離一心,故名為大。據此則世間出世間一切諸法,無邊妙義,無量妙門,一咒之中,無不攝盡,所以無惡不摧,無善不成,一切諸佛,依此出生。
註三 :眾生所不能知,是稱秘密,惟佛與佛,乃能究竟,是以微妙。
註四 :伽陀即是頌,此處是說咒體有頌,章句是說咒體有章段句逗。
註五 :此咒為密示如來密因,十方如來,因此咒成正覺是密示修證了義菩薩萬行首楞嚴之義。起信論說“一切諸佛,本所乘故,一併菩薩。皆乘此法,到如來地。”

十方如來,執此咒心,降伏諸魔,制諸外道。十方如來,乘此咒心,坐寶蓮華,應微塵國。十方如來,含此咒心,于微塵國,轉大法輪。

譯文 :十方如來,因為執持此咒,故能降伏一事魔,制伏一切道〈註一〉。十方如來,因為乘此咒心之力,剎那間現盧舍那身註二〉遍入華藏世界現身於微塵國中〈註三〉,十方如來,含此咒心〈註四〉於微塵國中,轉大法輪〈註五〉。

註一 :因為執持此咒,一念不動。又此咒為諸佛心印,故為諸佛之所護念,因為念不動,魔外就沒有機會作擾亂。又因為諸佛護念,魔外即不能近身。
註二 :盧舍那如來即是報身佛。
註三 :華藏世界,即是報身佛土,華藏世界中諸剎種,一一剎種,各有二十層數,一一層數,各有如彼三千大千世界,微塵數佛剎圍繞。
註四 :十方如來,依報身欲轉法輪,必於無礙智中,含此咒心,因此咒心,即是無量法門之體,依體轉法,法也無量。
註五 :因此咒心,為無上根本法輪,一事教法,無不從此出生。又報身佛說法,唯法身大士能聞。諸聲聞等,有眼不能見,有耳不能聞。

十方如來,持此咒心,能於十方,摩頂授記。自果未成,亦于十方,蒙佛授記。

譯文 :十方如來,從本垂跡,故能現應化身持此咒心,加被菩薩,當來成佛,故能於十方世界,摩頂授記。在因地上的菩薩,也可以仗此咒心之力,於十方世界,蒙佛授記。

十方如來,依此咒心,能於十方,拔濟群苦。所謂地獄、餓鬼、畜生、盲聾、瘖、啞,怨憎會苦、愛別離苦、求不得苦、五陰熾盛、大小諸橫,同時解脫。賊難、兵難、王難、獄難、風、火水難、饑渴、貧窮,應念銷散。

譯文 :十方如來,依此咒心〈註一〉拔濟眾苦,諸如地獄餓鬼盲聾喑啞怨憎會苦〈註二〉,愛別離苦、求不得苦,五陰熾盛〈註三〉,大小諸橫〈註四〉,可以同時解脫。另外一切災難,諸如賊人劫財傷命,軍中陷陣交鋒,犯了刑法損身致命,身入牢獄,枷鎖繫身,水火風災,與乎貧窮饑餓,種種災禍,都能因此咒力,應念銷散。

註一 :或教以持誦,或代為咒願。
註二 :這就是世俗所稱的人間八苦,宥、聾、喑、啞、冤憎會苦,(冤家對頭,聚會在一起,不得分離。)愛別離苦,(所親所愛,總要別離。)求不得苦,(所求不能遂心。)五陰熾盛苦。
註三 :永遠被生老病死牽纏,不能出離。
註四 :大橫為與性命有關的橫禍,如夭折天年等。小橫為暫時無關性命的災禍。

十方如來,隨此咒心,能於十方,事善知識。四威儀中,供養如意。琩F如來,會中推為,大法王子。

譯文 :十方如來,因為隨此咒心之力,能於十方,承事有正知正見的善知識。可以在行住坐臥四種威儀中,都能隨心供養應供之物。而且能接近琩F如來,在他們的法會中,協助他們接引初機,宣揚聖道。在會中被推為大法王子〈註〉。

註 :其智慧辨才,同類莫及,故被推為大法王子。

十方如來,行此咒心,能於十方,攝受親因,令諸小乘,聞秘密藏,不生驚怖。

譯文 :十方如來,行持此咒心,能於十方,攝受無始以來的六親眷屬,使他們雖落入小乘中,聽見如來的秘密藏〈註〉,能不驚不怖。

註 :如來最上一乘佛法,為二乘所不能理解,故稱為秘密藏。

十方如來,誦此咒心,成無上覺;坐菩提樹,入大涅槃。

譯文 :十方如來,因為誦習此咒,斷除習氣,轉煩惱為智果,故成無上覺。端坐道場,寂然不動,轉生死為斷果,故入大涅槃。

十方如來,傳此咒心,於滅度後,付佛法事,究竟住持。嚴淨戒律,悉得清淨。

譯文 :十方如來,傳此咒心,可以在佛滅度後,以此咒護持佛法,常住世間。以此咒心,護持戒律,可使戒律清淨,正法長存。

若我說是佛頂光聚,般怛囉咒,從旦至暮,音聲相聯,字句中間,亦不重疊,經琩F劫,終不能盡。

譯文 :若是要我說這個佛頂光聚般怛羅咒的功德和妙用,從早到晚,音聲相聯不斷,字句中間,也不重覆,經過琩F劫,始終不能說完。

亦說此咒,名如來頂。汝等有學,未盡輪迴,發心至誠,取阿羅漢,不持此咒,而坐道場,令其身心,遠諸魔事,無有是處。

譯文 :此咒又名如來頂〈註一〉,你們這些還在有學〈註二〉階段的人,還未曾斷絕輪迴,發了至誠的心,想取得阿羅漢果。不持此咒而想入坐道場,使其身心遠離一切魔事,是不可能的。

註一 :表示此咒最尊最勝。
註二 :此處是指阿難等人,雖然已證初果,還沒有證得無生法忍,還需轉輪迴七次,才能得證人空,取阿羅漢果。

阿難!若諸世界,隨所國土,所有眾生,隨國所生,樺皮貝葉,紙素白疊,書寫此咒,貯於香囊,是人心昏,未能誦憶,或帶身上,或書宅中,當知是人。盡其生年,一切諸毒,所不能害。

譯文 :阿難!若是任何世界中,任何國土內,所有眾生,隨他們的國中所產的,樺皮也好,貝葉〈註一〉也好,無論白紙,白疊〈註二〉,書寫此咒,貯存在香囊中,縱然此人心內昏暗,不能讀誦記憶。或是帶在身上,或是放在家宅中,應當知道此人,盡其一生,一事諸毒,都不能傷害他〈註三〉。

註一 :印度貝多樹的樹葉,長大寬廣,本地人用來寫字。
註二 :高昌國所生的一種草,疊的果實如繭,其中有根細的絲,本國人用來織成的細毛布。
註三 :毒分為內外二種,內毒即是貪嗔癡等,漸漸為神咒威力化除。因神咒威力使蚖蛇蝮蠍等毒蟲遠遁,故諸毒所不能傷害。

阿難!我今為汝,更說此咒,救護世間,得大無畏,成就眾生,出世間智。

譯文 :阿難!我現在為你再說此咒威力,救護世間眾生,得大無畏,成就眾生出世間的智慧〈註〉。

註 :世間眾生內受煩惱之侵,外遭魔鬼之擾,因咒力故,內救眾生免除煩惱之侵,外護眾生,不受魔鬼之擾,故能成就眾生出世間智。

若我滅後,末世眾生,有能自誦,若教他誦,當知如是誦持眾生,火不能燒,水不能溺,大毒小毒,所不能害。如是乃至天龍鬼神,精祇魔魅,所有惡咒,皆不能著,心得正受。一切咒詛,厭蠱毒藥,金毒銀毒,草木蟲蛇,萬物毒氣,入此人口,成甘露味。一切惡星,並諸鬼神,磣心毒人,於如是人,不能起惡。

譯文 :若是將來在我入滅以後,末法時期的眾生,有能自己持誦此咒,若是教他人持誦此咒,應當知道這些誦持此咒的眾生,火不能燒他〈註一〉,水不能溺他,一切大毒〈註二〉小毒不能傷害他。甚而至於一切天龍,鬼神,精祗〈註三〉魔魅〈註四〉所有惡咒,都不能著身。誦咒至心得定受時〈註五〉,一切咒詛,厭蠱〈註六〉,毒藥,金毒銀毒〈註七〉,草木蟲蛇,萬物毒氣進了此人口中,都成了甘露味。一切惡星,以及一切鬼神,凡是存惡心害人的,在此人面前,都不能起惡心。

註一 :火有內外種:內火是從心而發,如欲火等,外火是從緣而起,如天火等,內外相感,輕而房舍焚燒,身首焦爛。大而劫火洞然,梵天同壞。都因咒力而得免難。
註二 :大毒如瘟疫流行,小毒如蟲蛇觸螫,也可賴咒力得免。
註三 :得天之靈為精,得地之靈為祗。
註四 :專力障道為魔,一味迷人為魅。
註五 :咒力而一心禪定,能所雙忘,不受一事,名為正受。
註六 :厭為屍毒,漢書說“厭殺四百餘家。”
註七 :相傳金銀經火瀝水,都能毒人。

頻那夜迦諸惡鬼王,並其眷屬,皆領深恩,常加守護。

譯文 :頻那夜迦所領導的眾惡鬼王,與乎他們所率領的鬼眾,過去曾經蒙佛的教化,都曾領受佛的深恩,對於持誦此咒的人,都常來守護。

阿難當知:是咒常有八萬四千那由他,琲e沙俱胝,金剛藏王菩薩種族,一一皆有諸金剛眾,而為眷屬,晝夜隨侍。

譯文 :阿難!你應當知道,此咒常有八萬四千那由他〈註一〉琲e沙俱胝〈註二〉金剛藏王〈註三〉菩薩種族〈註四〉,而他們一一都有金剛眾作他們的眷屬,晝夜隨侍此咒。

註一 :印度計數名,那由他為萬億。
註二 :俱胝意為百億。
註三 :現忿怒之形,具降魔之力,名為金剛。蘊秘密之德,統金剛之眾,故稱藏王。
註四 :如許菩薩,都是同一種類,同一族姓,所統護法之眾,都聽其驅使,故為其眷屬。

設有眾生,於散亂心,非三摩地,心憶口持,是金剛王,常隨從彼諸善男子,何況決定菩提心者。

譯文 :若有眾生,在散亂心中,不是處於正確的禪定境界中〈註一〉,只要能心中憶念,口中持誦,這些金剛藏王,都要隨時隨從保護這些善男子〈註二〉,何況決定正確的菩提心的人。

註一 :如盲修瞎煉,不定和邪定之類。
註二 :雖然這些人不是正定,但只要他們能心憶口持此咒,即具足善根。故也稱他們為善男子。

此諸金剛菩薩藏王,精心陰速,發彼神識。是人應時,心能記憶,八萬四千琲e沙劫。周遍了知,得無疑惑。

譯文 :這些金剛菩薩藏王,精心〈註一〉在暗中啟發他們的神識,此人即時心中能記憶八萬四千琲e沙劫的事,而且周遍了知〈註二〉,沒有什麼疑惑。

註一 :精心即是純真之心,此心上與諸言休咎精明佛同一慈力,下與眾生同一悲仰,所以能啟發他們的神識通明。
註二 :因為他們的神識,受了啟發,能記憶過去,對於現在和未來,也同樣周遍了知。

從第一劫,乃至後身,生生不生,藥叉羅剎,及富單那,迦吒富單那,鳩槃茶,毗舍遮等,並諸餓鬼,有形無形,有想無想,如是惡處。

譯文 :從第一劫直到成佛以前最後之身,生生世世不生在藥叉羅剎〈註一〉與及富單那〈註二〉迦吒富單那,鳩槃茶,毗舍遮等〈註三〉,並諸餓鬼有形無形〈註四〉,有想無想〈註五〉,如是惡處。

註一 :藥叉即夜叉,是捷疾之鬼。羅剎意為可畏,食人之鬼。
註二 :富單那為臭惡鬼,主人熱病。迦吒富單那為奇臭鬼,主熱病之甚者。
註三 :鳩槃茶為甕形鬼,毗舍遮為啖精氣鬼。(此上都屬於餓鬼類)。
註四 :有形即有色類,如後文所言休咎精明之類。無形即無色,如後文所言空散銷沈之類。
註五 :有想即靈通變怪,如後文所言鬼神精靈之類。無相即凝滯堅頑,如後文所言精神化為金石土木之類。這些種種惡趣,都各有其苦,足以遮障聖道,故都稱為惡處。

是善男子,若讀若誦,若書若寫,若帶若藏,諸色供養。劫劫不生,貧窮下賤,不可樂處。此諸眾生,縱其自身,不作福業,十方如來,所有功德,悉與此人。由是得于琲e沙阿僧祇不可說不可說劫,常與諸佛同生一處。無量功德,如惡叉聚。同處熏修,永無分散。

譯文 :這樣的善男子,或是讀,或是誦,或是書寫,或是帶在身上,或是收藏在家中,種種供善,累生累劫,不生在貧窮下賤,不能安樂相處的家中,這些眾生,縱然自己不造福業,十方如來,會把自己的功德,全部給與他。正因為這樣,可以在琲e沙無量數不可說不可說劫,永遠和諸佛同生一處,無量功德,像惡叉果一樣,聚在一起,永不分散〈註〉,同在一處,熏煉修習,一樣也永不分散。

註 :惡叉果是一蒂三果,永不分散。 解 因此咒即是佛心,不離此咒,即不離佛心,故諸佛功德,可以全部給與。

是故能令破戒之人,戒根清淨,未得戒者,令其得戒;未精進者,令得精進;無智慧者,令得智慧;不清淨者,速得清淨;不持齋戒,自成齋戒。

譯文 :因此可以使破戒之人,戒根清淨。沒有得戒的人,使他們得戒。不能精進的人,令他們精進。沒有智慧的人,令他們得到智慧。不能清淨的人,使他們很快得到清淨。不持齋戒的人,自己成就齋戒。 解如本經阿難因心清淨故,未被淪溺。摩登伽宿為淫女,今為性比丘尼。阿難宿好多聞,今得殷勤請定。摩登伽成精進林,摩登伽纏綿貪愛,不知為苦,今與羅侯母同悟宿因。又如摩登伽蒙咒後,淫心頓歇,心得清淨。

阿難!是善男子,持此咒時,設犯禁戒,于未受時,持咒之後,眾破戒罪,無問輕重,一時銷滅

譯文 :阿難!這樣的善男子,持此咒時,若是他在未受持以前曾犯禁戒,現在持咒之後,一事破戒的罪過,無論其輕重,都一齊銷滅。

縱經飲酒,食噉五辛,種種不淨,一切諸佛,菩薩金剛,天仙鬼神,不將為過。設著不淨。破弊衣服,一行一住,悉同清淨。縱不作壇,不入道場,亦不行道,誦持此咒,還同入壇,行道功德,無有異也。

譯文 :縱然曾經飲酒,食啖五辛,以及種種不淨行為,現在持咒以後,一切諸佛菩薩,金剛力士,天仙鬼神,不以為過。縱然穿著不淨的破弊衣服,一行一住,都同於清淨的一樣,縱然不作壇,也不進道場,也不按儀軌行道,誦持此咒,也和按照儀軌入壇行道的功德,沒有差別。 解 這是為了便利一般沒有條件,無力作壇行道的眾生,而特開的方便法門。如有條件時,仍以依照儀軌如法作壇行道為宜。

若造五逆,無間重罪,及諸比丘、比丘尼,四棄八棄,誦此咒已,如是重業,猶如猛風,吹散沙聚,悉皆滅除,更無毫髮。合掌頁禮

譯文 :若是造了五逆無間重罪〈註一〉,與乎比丘四棄〈註二〉和比丘尼八棄〈註三〉罪,誦此咒後,這些重罪,都像猛烈的風,吹散聚起來的沙一樣,全部銷滅,一絲一亳都不存在。

註一 :弒父,弒母,弒阿羅漢,破和合僧,出佛身血。為五逆重罪當墮無間地獄。
註二 :淫殺盜妄為比丘四棄罪,意為犯此四罪,當永棄佛法。又名四波羅夷,波羅夷即意為棄。
註三 :比丘尼八棄罪除上述所舉四罪外,再加上觸八覆隨四罪。觸就是與染心男子身相觸。八是與染心男子捉手,捉衣,入屏處共坐,共語,共行,相倚,相期。覆就是覆他重罪。隨就是隨彼被舉大僧供給衣服飲食等。

阿難!若有眾生,從無量無數劫來,所有一切輕重罪障,從前世來,未及懺悔,若能讀誦,書寫此咒,身上帶持,若安住處,莊宅園館,如是積業,猶湯銷雪。不久皆得,悟無生忍。

譯文 :阿難!假若有些眾生,從無量無數劫以來,所有一切輕重罪障,自前世以來,沒有來得及懺侮。若是能夠讀誦書寫此咒,或是帶在身上,或是安放在住處,無論是莊宅或園館,這樣多的罪業,就會像熱湯澆在雪上一般,不久都能得到悟無生忍〈註〉。

註 :按照上文,即是達到俱空不生的境界。

復次阿難!若有女人,未生男女,欲求孕者;若能至心憶念斯咒,或能身上帶此悉怛多般怛囉者,便生福德智慧男女。求長命者,即得長命;欲求果報,速圓滿者,速得圓滿;身命色力,亦復如是。命終之後,隨願往生十方國土,必定不生邊地下賤,何況雜形?

譯文 :再說,阿難!若有女人,沒有生育男女,要想懷孕的,如能誠心憶念此咒,或是身上帶著這白傘蓋咒的,就能生福德智慧的男女。想求長命的,就可以得到長命。想果報〈註一〉能很快圓滿的,果報就會很快得到圓滿。身命和體力,也同樣會得到所求如意。“如大悲經所說“誦持大悲神咒,於現在生中,一切所求,若不果遂者,不得為大悲心陀羅尼也。”將來命終之後,可以隨你的願望,任意往生十方國土〈註二〉,一定不會生在邊遠下賤的地方。何況是雜形〈註三〉?

註一 :就是自己作了福德,,希望能早日得到果報。
註二 :十方國土,有淨有穢,此處是指淨土而言。
註三 :雜形是指地獄,餓鬼,畜生等異類之形。

阿難!若諸國土,州縣聚落,饑荒疫癘。或復刀兵,賊難鬥諍,兼餘一切,厄難之地。寫此神咒,安城四門,並諸支提,或脫闍上。令其國土,所有眾生,奉迎斯咒,禮拜恭敬,一心供養,令其人民,各各身佩,或各各安所居宅地,一切災厄,悉皆銷滅。

譯文 :阿難!若是一些國土,或州縣聚落之地,發生饑荒,疫癘,或是刀兵,賊難之事,鬥諍不息,至而旱澇為災,風雹等災難之地。寫此神咒,安放在四城門上,並放在支提〈註一〉和脫闍〈註二〉上端,令國內所有的眾生,大家一齊來迎請此咒,禮拜恭敬,一心供善,令人民每人身上佩帶,或是每人安放在自己居住的地方。那麼,以上所說的種種災難,盡都會銷滅。

註一 :支提意為可供養處,據雜心論說:“有舍利名塔,無舍利名支提。”
註二 :脫闍意為幢,如尊勝幢,陀羅尼幢之類。

阿難!在在處處,國土眾生,隨有此咒,天龍歡喜,風雨順時。五穀豐殷,兆庶安樂。亦復能鎮,一切惡星,隨方變怪。災障不起,人無橫夭,杻械枷鎖,不著其身,晝夜安眠,常無惡夢。

譯文 :阿難!隨在何處,只要有國土眾生,信受供養此咒,就可使天龍歡喜,風雨順時,五穀豐登,萬民安樂。並能鎮伏一切惡星,不作變怪。災難和禍障永不發生。人民不遭橫事殃禍短命之事,鐐銬鎖鏈,也不會著身,晝夜睡眠安穩,永無惡夢。

阿難!是娑婆界,有八萬四千,災變惡星,二十八大惡星,而為上首;復有八大惡星,以為其主。作種種形,出現世時,能生眾生種種災異。有此咒地,悉皆銷滅。十二由旬,成結界地,諸惡災祥,永不能入。

譯文 :阿難!此娑婆世界有八萬四千災變〈註一〉,而以二十八大惡星主其變〈註二〉,另外更有八大惡星作它們的主宰〈註三〉,它們出現在世時,能對眾生產生種種災變,有此咒之處,這些災變,盡都會銷滅。在十二由旬〈註四〉以內,成為結壇之地,眾惡災兆,永不入內。

註一 :一切災變,都由眾生心所生,眾生有八萬四千塵勞煩惱,故災變亦同此數。
註二 :二十八大惡星即二十八宿,分佈於四方,佛經所說與中國所說略有不同,依孔雀經之說東方七星為昴畢觜參井鬼柳,而中國則是角亢氐房心尾箕,南方七星依孔雀經為星張翼軫角亢氐,而中國則是井鬼柳星張翼軫。西方七星依孔雀經為房心尾箕斗牛女,而中國則是奎婁胄昂畢參觜。北方七星依孔雀經為虛危室壁奎婁胃,而中國則是鬥牛女虛危室壁,可能孔雀經所說,專指災變而言。中國則就常度而言,天下無故,則四方四七,各住自位。災難將起,則四方星位,遞互交錯。
註三 :八大惡星為金木水火士羅侯計都和彗星。
註四 :由旬有三,大由旬八十堙A中由旬六十堙A小由旬四十堙C 解 依照萬有引力之說,天體一切星球的變動,都會影響地球上人事的變化。如太陽黑子可以影響世界上經濟不景氣,就是最明顯的例子,又史記天官書上說:熒惑捨命國為饑饉刀兵,七宿黃,兵大起一星亡則兵喪。消災經說“或被五星陵逼之時,作諸災難。若大白火星入於南斗,於國於家及分野處作諸障難。”又上文所說二十八宿都是甯P,八大惡星為太陽系內行星。因此在易經即以日月五星為主,因為日月五星距地球最近,對地球的影響最大。

是故如來宣示此咒于未來世,保護初學諸修行者,入三摩提,身心泰然,得大安隱。更無一切諸魔鬼神及無始來,冤橫宿殃,舊業陳債,來相惱害。

譯文 :因此如來宣示此咒於未來世中,保護初學的眾修行人,能夠進入三摩提,身心都泰然平靜,得到大的安穩。更不會有眾魔及鬼神,與乎無始以來的冤家對頭,舊業宿債,來作惱亂。

汝及眾中諸有學人,及未來世,諸修行者,依我壇場,如法持戒,所受戒主,逢清淨僧,持此咒心,不生疑悔。是善男子,于此父母,所生之身,不得心通十方如來,便為妄語。

譯文 :你和這些還在有學階段的人,與及未來的眾修行者,依我所說設立壇場,如法持戒,所受戒主,必然是戒行清淨的僧人,持此咒心時,心內不存在懷疑和後侮,這個善男子〈註一〉,就在這父母所生的身體中,若不能得到心通〈註二〉,那麼,十方如來所說,都當成為妄語〈註三〉。

註一 :依楞嚴正脈所說:不犯以下四種過失的人,都可稱善子。四種過失為一、壇差。二、戒缺。三、師穢。四、疑悔。
註二 :據楞嚴正脈認為心通不出三種意義:一是證果。前文所說端坐百日,有利根者,不起於坐,得須陀洹果。二是發解。前文所說:縱其身心,聖果未成,決定自知,成佛不謬。三是宿命。前文所說:是人應時心能記憶八萬四千琲e沙劫,周遍了知,得無疑惑。 又楞嚴指掌認為心通即是心地開通。如前所說不犯四過,自然心地開通,設自力未充,亦必蒙佛現助。如前文所說:我自現身,至其人前,摩頂安慰。令其開悟。
註三 :佛無異說,如我說為妄,諸佛亦應同為妄語。諸佛無妄,故我亦無妄。

說是語已。會中無量百千金剛,一時佛前。合掌頂禮,而白佛言:如佛所說,我當誠心,保護如是修菩提者。

譯文 :說完這番話後,會中無量百千金剛,同時在佛前合掌頂禮而對佛說:正如佛所說,我們應當誠心保護這樣修菩提的人。

爾時梵王,並天帝釋,四天大王,亦于佛前,同時頂禮,而白佛言:審有如是,修學善人,我當盡心,至誠保護,令其一生,所作如願。

譯文 :其時梵王與帝釋四天大王也在佛前同時頂禮而對佛說:果有這樣修學的善人,我們會盡心至誠的保護他,使他能在一生中所行所作,能夠如願成就〈註〉。

註 :即於現身,圓滿菩提。這就是所謂“不歷僧祗獲法身。”

復有無量,藥叉大將,諸羅剎王,富單那王,鳩槃茶王,毗舍遮王,頻那夜迦,諸大鬼王,及諸鬼帥,亦於佛前,合掌頂禮,我亦誓願,護持是人,令菩提心,速得圓滿。

譯文 :又有無量藥叉大將,與眾羅剎王,富單那王,鳩槃茶王,毗舍遮王,頻那夜迦眾大鬼王與眾鬼帥,也在佛前,合掌頂禮而說:我也誓願,護持此人,使他們的菩提心,能儘快得到圓滿。

復有無量,日月天子,雨師、雲師、雷師、並電伯等,年歲巡官,諸星眷屬,亦于會中,頂禮佛足,而白佛言:我亦保護是修行人,安立道場,得無所畏。

譯文 :又有無量的日月天子,風師雨師;雲師雷師,並電伯等,和值年太歲,以及諸星眷屬等,也在會中,頂禮佛足而告佛說:我們也保護這樣的修行人,使他們能好好的安立道場,無所畏懼。

復有無量,山神、海神,一切土地,水、陸、空行,萬物精祇,並風神王,無色界天,於如來前,同時稽首,而白佛言:我亦保護是修行人,得成菩提,永無魔事。

譯文 :更有無量的山神海神,一事土地水陸空行萬物的精祗,以及風神王和無色界天,在如來前同時頂禮而對佛說:我也保護這樣的修行人,成就菩提,永遠沒有被魔擾亂的事發生。

爾時,八萬四千那由他。琲e沙俱胝、金剛藏王菩薩。在大會中,即從座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世尊!如我等輩,所修功業,久成菩提,不取涅槃,常隨此咒。救護末世修三摩地正修行者。

譯文 :其時,有八萬四千萬億琲e沙俱胝〈註一〉金剛藏王菩薩,在大眾中,從座上起來,頂禮佛足而對佛說:世尊!如像我們,所修功業,很久以前,已成就菩提。但我們都不取涅槃極果,而常隨此咒,救護末法時期修三摩提的正確修行的人〈註二〉。

註一 :此處是指無量多的大數,不必機械理解它的確數為多少。
註二 :修習圓通,必先持戒,誦咒,如教而行,即是正確修行的人。

世尊!如是修心,求正定人,若在道場,及餘經行,乃至散心,遊戲聚落。我等徒眾,常當隨從,侍衛此人。

譯文 :世尊!像這樣修心求正定的人,若是在道場中,或在途中經行,甚而至於以散亂心誦咒遊戲於聚落中〈註〉,我們的徒眾,也經常隨從侍衛此人。

註 :修習正定而不知攝心,妄說自己是動中取靜,這是邪定而不是正定。

縱令魔王,大自在天,求其方便,終不可得。諸小鬼神,去此善人,十由旬外;除彼發心,樂修禪者。世尊!如是惡魔,若魔眷屬,欲來侵擾,是善人者,我以寶杵,殞碎其首,猶如微塵;琤O此人,所作如願。

譯文 :縱然是魔王和大自在天〈註〉,想找機會作擾亂,始終得不到機會。其他的小鬼神,都隔離在這個善人的十由旬以外。除了他們也發心想修禪定的。世尊!像這樣的惡魔和魔眷屬,想來侵擾這個善人的,我就用寶杵擊碎他們的頭,像灰塵一樣的粉碎,常令此人,一切所作,都能如願。

註 :魔王即是欲界天頂魔王天的天王,大自在天即是色界天頂摩醯首羅天王。 解自阿難喻屋求門以來,至此說法復為一周,名選根示儀周。即是阿難所請之三摩提,按常途三摩提,意為等至。以銷幻為本義。現在阿難喻屋求門,如來開示從根解結,當於結心,解結心就是不墮有為,不住無為,平等任持,期至勝定,即是等至之義。六結既解,三空頓明,即是銷幻。圓覺經疏釋為起幻銷塵。現在本經耳門稱為如幻三摩提,即是起幻。始而入流亡所,動靜不生,繼而聞所聞盡,覺所覺空,究極而至於生滅滅已,寂滅現前,即是銷塵之義。楞嚴經正脈認為全取正因佛性,而略兼緣因以為三摩提之體,此處以耳根真聞,即是正因佛性。雖然本自具足,然而開顯還需解結工夫,這就是略兼緣因。